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云南唯一一个女子派出所 成立4年辖区没发生一起命案
2010-11-09 11:04: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警花们平常都以姐妹相称,亲如手足

她们房间里,摆满了时尚的高跟鞋

平时爱嬉闹的她们训练起来神情严肃

山青青(右)和易鸽的宿舍里,分别都有个大娃娃陪伴她们

警花们看望一老人后,老人感激地握着她们的手

下班后相互给对方化妆

你想得到吗?在崇山峻岭间,维系一方平安的却是一群年轻的女民警。她们就是云南唯一一个女子派出所——盐津县公安局豆沙派出所的女民警。近日,记者走进这个派出所,一探她们“不爱红装爱武装”、英姿飒爽的一面。

盐津县豆沙镇一直以锁滇扼蜀的雄关天堑而著称。10月底,记者来到豆沙派出所。尚未到达时,总忍不住一路遐想,这个女子派出所究竟是啥样?在崇山峻岭的自然条件下,她们在此工作习惯吗?

待进入豆沙镇,3名女民警正在路口迎接。见到她们的一刹那,心中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3名漂亮女民警脸上灿烂的笑容,已明示出她们对这个地方的热爱。

在所里,记者见到所有成员——6名女民警、3名男民警。大家一起吃在食堂,住所里宿舍,已是一个大家庭。

所长李枫是盐津县人,女子派出所组建之初就在此主持工作。虽然孩子已上高中,年龄在所里也最大,但近40岁的她看起来却显得十分年轻。因为在家排行老二,同事们都亲切地叫她“二姐”。回想起当初来到豆沙派出所的日子,和现在的生活对比,李枫总是无限感慨。

所长李枫

对镇上居民的情况了如指掌

豆沙派出所始建于1982年。2006年,豆沙镇连续遭到3次强烈地震,派出所办公楼被震毁。2007年1月,云南唯一一个女子派出所——豆沙派出所正式成立。此时的豆沙镇尚在恢复重建,就在这时,李枫接到上级命令来到这里,负责维护当地秩序。没有办公楼,她就带着几名女民警在帐篷内办公。

“当时确实挺苦的。每天早上起床就得穿水鞋,要晚上睡觉才能脱掉。”李枫说,当时正值灾后重建,打算将豆沙镇开发为旅游景区。但原来的豆沙镇仅有一条街,要开发扩建古镇难免会占到老百姓的土地,给老百姓做思想工作便成了李枫的第一项工作。“刚开始很多老百姓都不理解,我们就对老百姓讲解旅游开发带来的实惠,终得理解。”此后,李枫才领悟到成立女子派出所的意义。“我们女民警心思细腻,与老百姓沟通较容易。同时,豆沙镇将开发为旅游景区,女民警可能会更让人觉得亲切。”

豆沙镇重建后焕然一新。但由于地理条件特殊,辖区内的6个村都在山上,交通很不便利。在更换二代身份证时,李枫和同事背着照相器材,逐一进村为村民照相换证。如今,3年过去,李枫不仅对古镇所有居民的情况了如指掌,更是走遍辖区147.6平方公里内的6个村委会、一个社区。平时接触得最多的也是村民间发生的矛盾,她们的工作也主要是调解矛盾。如今,辖区内的矛盾纠纷日渐减少。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豆沙派出所成立至今,无一起命案发生。

随着时间推移,女民警队伍不断更新,不少人因工作需要相继调离。但对李枫的“二姐”称呼,却永远不会改变。正如李枫所说:“我虽然是所长,但我们情同姐妹。所长是暂时的,但二姐是永远的。”

副所长武德群

辞掉教师报考警察;没时间顾及丈夫、孩子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想我那可怜巴巴的女儿。每当看到她一天脏兮兮、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的心就在流血。我知道你忙,忙工作、事业,可我希望你不要把咱们的家也忙丢了。”这是派出所副所长武德群之前收到的一条短信,时间正是派出所忙着为辖区居民更换二代身份证时候。收到短信,武德群没勇气回丈夫的短信,只是默默地希望能得到他的理解和原谅。但第二天一早,她洗了洗头晚哭红的眼睛,依旧背起照相器材下乡。

武德群在李枫后两个月来到豆沙派出所。由于和李枫在所里工作的时间最长,对辖区内的情况最熟悉,走村入户调解纠纷,办理户口、身份证等活几乎全落在她和李枫身上。

在为村民办理二代身份证期间,武德群两个多月没回家,5岁的女儿又恰好出水痘,打来电话就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昨天我梦见你回来了!”听了女儿的话,她的心里一阵酸楚。想着办理二代身份证的工作还没完成,所上还有很多工作都在开展,武德群哪敢提回家的事。女儿一再追问,她敷衍了一句:“乖!等你把妈妈上次买的瑞士卷吃完,妈妈就回家。可记住了,每天只能吃一点点……”

武德群来自永善县,一米七几的个子、一张娃娃脸。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名女民警竟是教师“半路出家”。师专毕业后,她便回到老家的一所学校任教,并与同校的一名老师结下良缘。有了稳定的工作、美满的家庭,按理说这样的日子应很充实。但2007年,武德群却作出决定,要报考警察这个职业。“我从小就想当警察,总觉得警服很漂亮,所以才选择报考警察。”武德群说,2007年,她顺利考到豆沙派出所后,就开始过着远离亲人的生活,很不适应。但丈夫非常理解支持她,后来也辞职带着孩子来到盐津。“我真的很感谢他对我工作的支持。”

虽然丈夫、孩子来到盐津,但由于工作需要,武德群和大家一样只能住在所里。只有周末不值班时,她才能去一次县城与丈夫、孩子相聚。“现在家里的事我根本顾不过来,也不能陪在孩子身边,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但没办法。”在武德群心里,对不住的不仅是丈夫、孩子,还有永善老家的父母。“一年最多回两次老家,都是趁着节假日,很对不住他们。”

刑侦民警段才凤:

为老百姓做实事也深得人心

在派出所,段才凤算是唯一一个科班出身的民警,学过痕迹检验等刑侦技术的她自然担当起刑侦工作的重任。每年参与现场检验遗体达数十次,有时还会被抽借到盐津县公安局参与刑侦案件侦破。虽然学的是刑侦,但为老百姓做实事,也深得人心。

古镇住着一位70余岁的老人,老伴早年去世,老人独自带着4个孙子、孙女生活,最大的孙女还有智障,其他3个刚上小学,一家人的生活无依无靠。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段才凤和同事先为老人办了低保。考虑到老人的一个孙子因父母非婚生育无户口,她们又为他办理了户口并送上门。老人的二儿子刑满释放回家后,段才凤和同事又想办法为他谋取了一份开三轮车的职业。

一天傍晚,段才凤突然想起好久没去老人的家了,她决定去看一看。来到老人的家时,老人正在生火做饭,3个孙子趴在一张桌上写字,但没有灯光,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闪着微弱的光。一问老人才得知,灯泡坏了,找邻居帮忙,都没人愿意前来。

段才凤先检查了一下电源开关,发现开关坏了后,她表示第二天去买一个新的,并会请电工帮忙换上。虽然到老人的家里已多次,但她一直没弄明白老人在什么地方睡觉。这次,她走进厨房内一间狭小的里屋,才发现有一张木板床,其他地方再没床铺。“这家人的生活真的太困难了,老人就靠帮人补鞋为生。我们一定还会想办法帮帮她。”临走时,老人拉着她的手不停地哭:“要不是这几个孩子,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我这样的人家周围人都看不起,幸亏有你们警察帮我。”

警服掩不住爱美的天性

起床、锻炼、巡逻,一天的日常工作后,晚上6点,豆沙派出所食堂的师傅已做好饭菜,互相呼喊后,大家聚集在食堂。

在这些女民警中,还有3个80后,最小的山青青只有24岁,今年刚到派出所。吃饭前,山青青先为大家打好饭,摆上筷子,待所有人来齐,才正式开饭。饭桌上除6名女民警外,还有3名男民警。9个人将饭桌围上一圈,很有大家庭的味道。吃饭时,除谈论工作外,还聊到刚调走的一名女民警及她的男朋友。李枫、武德群在聊天中也会谈起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这时,3名男民警几乎插不上话。

饭后,山青青和自己差不多一般大的易鸽、唐则静就回到食堂边的宿舍。虽然是晚上,但也只有在这时,这几名女孩才有空给自己化妆。宿舍内,山青青正给同事扎着头发,一旁的床上,两个布娃娃占据了整个床2/3的空间。各种各样的零食、化妆品摆满一张空桌。在另外一间房间,易鸽正用笔记本电脑上网,一边和朋友聊天,一边在网上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饰品。正如她们所说:“虽然平时穿不着,但爱美之心人人都有,是女孩都爱打扮。”李枫、武德群这时往往就坐在一起拉家常,绣十字绣。

为照顾女民警,晚上的值班任务大多由男民警主动承担。近日的一天晚上7点10分,几名女孩还在上网、化妆时,男民警周年旭的手机突然响起:古镇靠近水麻高速公路边的一家商铺被盗。周年旭第一时通知了大家,还在化妆的山青青迅速丢掉手中的工具,上网的易鸽也跑过来,拿起手电筒往楼下跑,负责刑侦的段才凤也赶到值班室。晚上7点15分,一行人赶到现场。经了解得知,是商铺老板出门时忘记关门,导致柜台内的2000余元现金丢失。

随后,他们又叫上商铺老板回到派出所做笔录。虽然事件并不复杂,但询问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43分。此时,宿舍尚亮着灯,或许那几名女孩还在化妆……

□派出所殊荣

2007年被公安部评为一级派出所

2008年获得国家级和省级“巾帼文明岗”称号

今年5月,被授予“青年文明号”及“爱民十佳公安单位”

记者刘先兵/文 张悦/图(都市时报)

责任编辑: 琦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