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昆明14个县区成立妇调会反对家庭暴力
2013-11-25 06:46: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据资料统计,目前,全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已高达30%。

今天是国际反对家庭暴力日,大家还记得那条被众多女性疯转的帖子吗?说的是一位单身女性在地铁站口意外遭遇陌生男子,并差点被其强行掳走的经过。发帖人说,虽然她试图向路人呼救,但却因为男子声称是其丈夫,而被路人误认为是“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选择袖手旁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究其原因多半与受传统婚姻家庭观念影响,人们普遍认为“老公打老婆天经地义”,不愿管、也不好管有关。好在,这一看似有些麻木的情况将很快有所改观。从去年至今,昆明14个县区妇联先后成立了妇联人民调解委员会,由专人如同消防员一般来为包括家庭暴力在内的各种家庭纠纷及时灭火。眼下,调解工作已向各社区延伸开来。

“家丑”难启齿,需调解员来抽丝剥茧

初冬的敬德巷,已落叶的法国梧桐树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巷口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小屋正是昆明市妇联信访法律援助联络中心(以下简称信访中心)所在地。别看屋子小,但这里却是全市、甚至全省广大妇女姐妹寻求“娘家人”帮助的重要港湾。

在妇联信访部门工作了十余年、年近六旬的赵丽华是信访中心的专职工作人员,和她搭档的还有两名特聘律师。闹离婚、第三者插足、家庭财产纠纷……这些世俗眼光中最难缠的“家务事”,却是赵丽华每天都得接触到的姐妹“私密话”。

前来倾诉、求助的姐妹,有的哭啼不止、有的大吵大闹、有的喋喋不休,虽然信访中心面对的是妇女各方各面的困难诉求,但接待的信访案件中八成是家庭纠纷,这当中涉及到家庭暴力的案件数量则呈现出逐年上升的态势,且受家暴侵犯的人群不单只局限于低文化水平、低收入群体,高知识文化水平、高社会层次家庭同样存有家庭暴力,是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有些来求助的,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一看就是遭遇了家庭暴力;而有些,则是肉眼看不见的,要和她不停地交流才能发现,她可能是遭遇了家庭暴力。”这些较“隐蔽”的家暴最让赵丽华感到心痛,毕竟受传统观念影响,直到今天,许多妇女姐妹在遭遇了家庭暴力等权益侵犯后,都认为是“家丑”不能随意张扬,较少有人会想到维护自己的权益,“她们能走进这里倾诉自己的不幸,却不知道需要怎样的帮助,在她们看来,所有的不幸,能找个人说说也就足够了。”

而在赵丽华看来,这些家庭暴力、纠纷问题,并非“说出来就舒服”了,更需要寻找一种恰当的方式,来为受侵犯的妇女姐妹主张权益维护。

调解家庭纠纷,调解员不会一味偏袒妇女

“当然,首要的工作是对这些家庭纠纷展开调解,毕竟一个女人从结婚到离婚,整个过程是非常伤人的。”常年工作在信访一线,听了、见了太多情感纠纷的赵丽华能感同身受,以至于她在开展信访工作时更愿意主动肩负起调解员的工作,“用最通俗易懂、最贴心的话语让她们明白什么是权益受侵犯,受侵犯后应该怎么做。”在赵丽华看来,“调解员”的专业属性容易使他们更多运用法律用语、思维,但在需要帮助的妇女姐妹面前,这些东西会显得有些冷冰冰了。

不过,面对家庭暴力、纠纷问题,妇联调解员也不会一味偏袒妇女,对于那些意气用事、自身也有问题的求助女性,赵丽华也会如同老大姐一般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让其明白自己在婚姻家庭中所肩负的职责义务,以及作为妻子的不足之处。

今年9月,为推进妇联调解员工作的开展,昆明市妇联组织召开了“人民调解进妇联推进会”。会上,14个县区妇联都表示,妇联调解委员会主要存在专业人士少,基本没有学习法律出身人员。经费与场地方面都存在困难,在帮助妇女儿童的问题时,只要涉及经费,便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赵丽华也有体会。作为婚姻家庭纠纷的调解员、家庭暴力事件的“消防员”,介入“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被误解、被辱骂、被质疑……这些都曾是她工作中遭遇过的问题,而要有效应对这些质疑声,就需要调解员能具有相应的法律知识。为此,她特意花了三年零七个月去系统地学习了法律专业的课程。

赵丽华认为,目前,反对家庭暴力也并非无法可依,《刑法》、《婚姻家庭法》、《治安管理条例》、《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等现行法律法规中,对反对家庭暴力都有相应的法律条例做出明确规定。而关键则在于所涉及到的各职能部门是否协力合作,严格依法执法,保障受侵犯妇女的权益。 “为什么男人声称打的是自己的老婆,路人就会走开不管?就是全社会都认为这是‘家务事’不能乱管,而妇联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调解员参与关注解决家庭暴力,让更多人明白‘打人’的事,谁都可以管。”赵丽华说。

记者 陆敏(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 杨春萍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