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云南5岁独龙族烧伤女童普艳芳伤愈回家
2014-06-18 21:49:19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救护人员在昆明机场给普艳芳检查身体 实习生 罗浩 摄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 实习生 罗浩)6月18日下午,经过近两个月的治疗,云南5岁独龙族烧伤女童普艳芳一家三口在武警官兵和护士的陪同下,踏上了回家的路。

4月初,5岁的普艳芳在云南老家烤火时不幸被意外烧伤,全身45%面积皮肤被烧伤,属重度烧伤,受当地医疗条件所限,只得进京进行植皮手术。如今,普艳芳康复顺利,烧伤创面已经完全愈合。

昆明长水机场普艳芳当场疼哭

16时20分,刚刚过去的阵雨让长水国际机场的天空略显灰暗,从北京驶来的搭载着普艳芳的飞机缓缓降落。看到普艳芳的那刻,在场所有人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小女孩的恢复速度让人吃惊:从机舱口下来时,她没有使用东航工作人员提前准备的轮椅,而是紧搂着妈妈的脖子,并依偎在她的怀抱里,不时好奇地探出头打望周边的人。虽然头上裹着一圈纱布,一顶白色的圆帽几乎遮完了脸,但依旧挡不住她眼中流露出的那份喜悦。

离开云南时,普艳芳身上裹满纱布,盖着被子,而眼前的普艳芳却是身着一条白色碎花公主裙,宛若一位小天使。由于刚下飞机,普艳芳显得些许有点不适应,伤口结疤带来的痒痛,迫使她不停地去挠小腿,继而疼地哭了起来。“千万不要去抓,痒得话就用手轻拍”,经过急救人员的检查,普艳芳才在妈妈的照顾下安静了下来。

普艳芳的伤愈,作为父亲的普光荣最为高兴,回想当初爱心接力途中发生的一幕幕景象,他仍是心有余悸。“当时如果不是武警官兵们争分夺秒地和时间赛跑,恐怕也就看不到她康复的今天。”普光荣用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激动地说,“感谢社会各界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感谢武警部队的士兵,也感谢北京武警总医院对孩子的治疗和照顾。”

普光荣告诉记者,普艳芳现在的恢复情况良好,精神状态也不错,基本能下床走动,只是腰暂时不能直立起来。“伤口的愈合会拉紧肌肉,所以身体做拉伸动作会有一定的困难,不过今后多运动锻炼,完全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再过半年左右的时间,普艳芳还将回北京继续接受治疗,进行一系列的整形修复手术。

北京武警总医院感动与希望共存

普艳芳在北京总共进行了两次植皮手术:第一次植皮手术主要是修复前胸和胳膊的创面;第二次植皮手术是从她的头部和下肢取下好的皮肤,用来修复背部和臀部的伤口,两次手术全程顺利,之后的换药也并未发生过感染。在北京治疗的这段时间里,许多关心普艳芳的人自发到医院来看望她,有的好心人士还会捐助善款。从云南到北京全程帮助普艳芳治疗的武警交通指挥部宣传处武警官兵陆钰告诉记者,期间一位苗圃老工人让他印象最为深刻,“老人是河北人,在北京打工,听到小艳芳的经历,专程坐了3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带着工友和工友小孩一同来医院看望她,老人还特意捐出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700块钱。”

提到捐款,陆钰还说,当时在昆明飞往北京的航班上,东航的工作人员自发组织了一次简单的募捐。在广播播报后,所有乘客都踊跃前往捐助,这让他觉得很感动。

在北京,由于普艳芳和她的妈妈不会说普通话,为了便于治疗护理,武警总医院的医护人员主动向孩子的父亲学习独龙族语,为了能够最迅速的和普艳芳交流,利用谐音,她们做了一张“独龙-汉语”基本用语对照表,比如您好、疼不疼、喝水、翻身、输液、测体温等等……通过这张表,医护人员就可以与女孩进行简单的沟通。

而普光荣在北京感受最多的,是女儿对康复后回家读书的渴望。“不管是在重症病房还是后来转到监控病房,她一直都希望快点好起来,这样就能回家读书了。”“作为父母,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助她尽早恢复。”普光荣说,“如果没有发生这次事故,她现在都读幼儿园了。”看着安静下来的普艳芳,普光荣笑着悄悄地告诉我们,“她说以后回到老家,会把好心人捐赠给她的玩具全部拿出来分给身边的小伙伴。”

看到女儿现在病情好转,普光荣心中除了欣慰还有一份顾虑:普艳芳半年以后回北京进行完手术,还将根据伤口愈合状况进行分次手术,最终才能达到完全康复状态,而这笔手术费,普光荣至今毫无头绪。“从小孩烧伤以来,总共筹得了善款25万,看病先后花去了22万,剩下的钱难以支付今后的手术费。”普光荣说,“不过我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相关报道:

5岁独龙族烧伤女孩赴京就医 全身烧伤45%以上

云南到北京的万里接力:救护独龙族烧伤女孩(高清)

5岁独龙族烧伤女孩下周手术 苗圃工人赶来捐款

 

责任编辑: 钱霓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