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揭北京站安检员生活:月薪2千最高每日手检4千人
2016-02-19 09:06:03   来源:京华时报
分享至:

安检员对旅客进行手检。

  安检员对旅客进行手检。

  28岁的康伟琦,已经是北京站安检队的“老人”。在日均发送旅客数万人的北京站,康伟琦和同事们,每人每天手检的旅客要达上千人,春运高峰期间超过4000人。在工作中,她们还要忍受一些旅客的不理解、责难,甚至殴打。今年的春节,康伟琦是在安检大厅度过的,这已经是她连续3年没能和家人一起过春节。

  紧盯仪器

  习惯了眼睛才不疼

  2月16日,虽然不是春运期间发送旅客最多的一天,但在北京站安检大厅内,旅客仍然排成了长队。康伟琦和同事们,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在安检大厅,安检员的工作分成机检和手检两个环节,旅客的行李要进行机检,之后安检员再对每一位旅客进行手检。康伟琦和同事分成两班值守不同的岗位,半个小时一轮换。

  康伟琦和同事、1997年出生的耿苗苗一组,紧盯一台安检仪,一旦发现可疑物品,由康伟琦进行处置。旅客的行李经过安检机器,在安检仪上显示出不同的形状和颜色。康伟琦告诉记者,像液体和衣服等有机物,在安检仪上呈现橙色,刀等金属材质的物品,呈现的是深浅不同的蓝色。一旦认为是可疑物,还要进一步开箱检查确认。

  康伟琦紧盯安检仪屏幕。“刚开始盯屏幕时,盯一会儿眼睛就疼,后来慢慢习惯了。”耿苗苗说。

  当天,康伟琦和同事查出了ZIP打火机油、弹簧刀等违禁物品。下午,一名男旅客将一把菜刀用纸包起来放在行李箱内,被康伟琦发现。康伟琦建议旅客寄存,但旅客表示将不再回北京,寄存后没法取,于是康伟琦将旅客引导到中铁快运处。

  反复弯腰

  手检日均2000旅客

  在手检环节,仍然是两个人一组守一个进口,分成两排用手持安检仪对旅客进行检查。

  康伟琦说,手检时不仅针对行李,主要对旅客的双手、肩胛、胸部、腋下、腰部、大小腿内侧、脚踝、臀部等进行检查。

  记者发现,由于要从上检到下,康伟琦要不停地弯腰,手检一位旅客一般在十几秒时间。康伟琦说,有些旅客知道机器能检出刀具等违禁品,就千方百计把违禁品藏在身上。曾有一位女旅客,在行李第一次机检时,安检员发现里面有菜刀,让她开箱检查。这名女旅客就是不承认,安检员无奈让她再过一次机器,结果发现菜刀不见了。最后,安检员发现她将菜刀藏在后背的衣服内,并用背包压住。

  北京站共有安检员123人,3班倒。2月17日当天,北京站共发送旅客7多万人。平均算下来,康伟琦和同事们,一人一天手检的旅客达到了2000人。而在今年春运的高峰期,北京站最多时一天发送的旅客超过18.5万人,平均每名安检员一天手检的旅客要超过4000人。

  常受委屈

  旅客不理解还打人

  康伟琦来说,很多旅客对她们的工作并不理解。白眼、埋怨是家常便饭,甚至有旅客对安检员辱骂和殴打。

  春节前的一天,康伟琦正在值班时,有同事发现一名女旅客的包里装了一把水果刀。安检员问她是不是包里有刀,对方说没有,安检员让她打开看看,才说了两句话,对方突然情绪激动,开始动手推安检员。一名女安检员被这名女旅客拽住头发拽倒在地,头发被拽掉不少。康伟琦上前阻拦时,女旅客用自己的帽子一挥,正好打在她太阳穴上,“当时就有点蒙”。

  康伟琦说,那名女旅客看起来很壮实,虽然现场的安检员不少,但按照规定,安检员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能一边阻拦,一边呼叫民警”。

  民警赶到后将女旅客拦住。事后,这名女旅客被带到派出所,才将水果刀拿出来,并向被打的安检员道歉。

  康伟琦说,时间长了,面对个别旅客的无端指责,也只能是装着听不见。

  团队状况

  月薪2000多辞职多

  康伟琦是河北任丘人。2012年8月,经过学校联系,康伟琦从石家庄一个中专学校毕业后来到北京站当安检员。北京站安检队共有123名人,28岁的康伟琦干了不到4年,论年龄在队里已经排行老二。她的月工资是2000多元。

  北京站安检队指导员高亚莉说,旅客不理解、待遇不高、要值夜班等,是安检员辞职的主要原因,导致流动性很大。

  高亚莉说,安检员都是刚毕业的外地年轻人,最小的只有18岁,还不太有定性,玩心比较重,管理起来挺难。按照规定,安检员必须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积累下的怨气不好排解”。在此情况下,安检员辞职的情况很普遍,还有只干了一天就走的。为了安慰大家,安检队在每次交班时,会对安检员当天的表现进行点评,做得好要进行表扬,“像检查的违禁品多的,带病坚持工作的,都要表扬。”对做得不好的进行分析,错在哪里,希望下次改进。

  劳累程度

  全国两会后能调休

  康伟琦说,这已经是她连续3年没有回家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了,因为春运的时候太忙。

  今年春节,康伟琦碰巧赶上值班,都没能出去好好吃一顿。另外两个班出去聚餐,康伟琦这个班由于要值班,只能在食堂吃。由于除夕当晚的旅客不多,安检员们就买来菜和肉,晚上自己包饺子。康伟琦和同事们替换着,轮流吃饺子。聚餐回来的同事们,也给康伟琦她们带回来不少好吃的。

  康伟琦说,基本上每年春节都是这样。即使当天不值班,也是跟同事们出去聚餐,到处转转。晚上,北京站派出所会给每个宿舍发一些水果、小吃,她们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聊天,就算是过春节了。从上班到现在,每个春节,康伟琦都无法回家和家人团聚。有时候,北京站派出所会组织安检员吃年夜饭,安检队还自发组织“安检员的春晚”,大家会自编自演节目。

  今年已经28岁的康伟琦跟同事们开玩笑说她要回家结婚了,但她告诉记者,实际上她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在她抽空回家的时候,也相过亲。双方留下电话联系,但“联系着联系着就断了”。究其原因,“人家说你老不回家”。

  康伟琦说,这种工作状态一直要持续到全国两会结束,到那个时候,她才能调休。虽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她已经开始憧憬自己的假期,“要回家好好地陪一下爸妈”,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京华时报记者 袁国礼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