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冷暖人间
九旬老人请外甥女照料自己 却被卷走了几十年的积蓄
2016-12-30 09:53:04   来源:扬子晚报
分享至:

  九旬孤老身体不好,请来外甥女“照应”。没曾想,一下子却“照应”出了大麻烦:外甥女居然拿着自己几十年的积蓄存折一起“消失”了。尽管法院缺席审判做出老人外甥女返还,但执行时却发现对方名下尽有数百元,而且对方登记房屋已经全部拆迁,人也跟着下落不明了。辛辛苦苦攒下的“养老钱”就这么给“昧”了,老人整日以泪洗面,这可怎么办?

  九旬当事人吴锦华走进法院。

  膝下无儿女,生病后老人请外甥女来照应

  有此遭遇的老人叫吴锦华,今年90岁,是无锡原先一家丝绸印染厂的退休工人。老伴多年前去世,膝下无儿无女,老人一直一个人生活。这些年来,老人身体还算硬朗,尽管孤寡独居,但在好心邻居和居委的关照下,拿着微薄的退休金,日子也还过得去。但随着年纪越大,生活越来越不便,麻烦也就接踵而来。为此,老人请来了“帮手”,没曾想这下出了“糟心”的事。

  10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吴锦华老人寻亲找到了唯一的亲人,嫁到浙江的亲妹妹。当时,因为腿脚还算灵便,还曾去妹妹家小住了几天,并有此认识了妹妹的女儿,外甥女沈某某。妹妹去世后的这几年,沈某某每年都会来无锡一两次看望老人。老人觉得这个外甥女还真不错,于是把自己的一些金器赠予给了她。

  2015年年初,老人身体不太好,于是打电话给外甥女,希望对方能来无锡帮忙照顾自己一段时间。2月初,沈某某到了老人家中。当时,吴老太有张10多万的定期存单,之前一直请一个老姐妹帮忙保管。看到老人的外甥女来了之后,那位老姐妹就当着居民组长的面,将存单全部交给了沈某某保管。之后,老人还将自己的身份证、工资卡都给了沈某某,并告知工资卡密码,让沈某某提取退休金用以支付自己的医疗费和日常开支。

  外甥女母子带着自己的十几万“养老钱”跑了

  然而没过几天,沈某某就提出,要让吴老太将现在居住的房子过户到她的名下,理由是她的儿子结婚买房需要用钱。对此,老人并没有同意,同时也感觉这个外甥女这次到无锡来的目的并不单纯。随后,两人之间开始发生争吵。

  又过了几天,沈某某说老人的身份证和存单全都遗失了。这件事被居民组长知道后,对方赶紧报了警。然而在派出所调查时,沈某某在掏自己的身份证件时将老人的身份证也一并掏了出来。面对民警的质问,沈某某很尴尬,就说再回去找一找存单,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3月初,老人和外甥女之间的矛盾激化。在社居委的调解下,老人表示,愿意支付外甥女1万元,用以补偿她曾经照顾她。随后,她将一张3月18日即将到期的1万元存单给了沈某某,同时告诉她存单密码和工资卡密码一样。

  达成调解之后,沈某某离开了老人家中,老人当时也没想起来其他存单还在对方手中。直到3月25日,老人决定入住敬老院,在办理入住手续时才想起来存单。等到去银行查询准备办理挂失时才得知,沈某某和儿子叶某某曾于3月10日、3月16日、3月18日分三次提前取走了所有存单中的125500元本金及利息。老人再致电沈某某,沈某某态度相当恶劣,此后不再接听电话,其和儿子二人也下落不明。

  执行局法官李瑞指导九旬当事人吴锦华在法律文书上签字。

  执行无果,司法救助让老人终于可以“安心”度晚年

  外甥女母子二人恶意串通,取走了自己的所有养老钱,这对老人的打击非常大。最终,在律师的帮助下,老人决定将外甥女沈某某及其子告上法院。

  2015年12月21日,无锡市梁溪法院对此案进行开庭审理,二被告均未现身,法院对此案作出缺席判决,判决沈某某返还除1万元外的另外115500余元及利息,沈某某之子叶某某对其取走的95500余元及利息负连带清偿责任。

  经过老人的申请,2016年5月,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却遭遇了“难题”。承办法官迅速对沈某某、叶某某名下的财产进行查控,遗憾的是二人名下仅有数百元,其老家登记地址房屋已经全部拆迁,二人下落不明。得知钱款追回无望,躺在敬老院的老人是整日以泪洗面,尤其是生病不舒服无钱医治时,她的精神状态更是糟糕,哀叹连连。而考虑到吴老太眼下的实际困难,当时的执行法官李瑞多方奔走,最终协助吴老太成功申请到了6万元司法救助款。

  经过一番程序,2016年12月27日下午,年届九旬的老人拄着拐杖,在好心邻居和律师的陪同下,颤颤巍巍地走进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在执行局法官帮助下,顺利领取了6万元执行救助款当中的首期救助款2万元。此时,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根据相关政策,因吴老太有固定退休金,故救助款将分期发放,27号当天发放了首批2万元救助款用于当下救急。今后如果沈某某母子出现,法院对其如数追回执行款之后,吴老太需按照规定返还相应救助款。”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