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冷暖人间
母爱如山:7月大婴儿肝硬化 27岁妈妈割肝救子
2016-12-31 11:28:51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至:

  马上就满10个月的航航(化名),已经能稳稳坐住,可能是冬天穿得有些厚,还没有学会爬。一大堆玩具被航航冷落在旁,已经有些胖乎乎的小手最喜欢耍数据线,固执地一直想要把线头拽下来,让人忍俊不禁。

  两个月前,27岁的妈妈王雅如(化名)把肝脏的一部分移植到孩子身体里,如今在航航体内运转良好。

  两月大孩子

  确诊先天性胆道闭锁

  今年3月,航航出生,一家人高兴极了。可是后来,家人发现航航的黄疸一直退不了,特别是虹膜也变成黄色,这跟新生儿的黄疸可不一样,家人有些着急。“有点闹,但是不爱哭,其他都跟正常孩子一样。”王雅如说。

  先后到多家医院检查,航航最终被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胆管功能缺失,有肝腹水、肝硬化的病症。“一开始我们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希望不是那么严重。”王雅如说,确诊前的担心在得知结果的那一刻成了茫然无措,该怎么办?

  毫无头绪的王雅如和丈夫上网搜索关键字,网上五花八门的答案让他们心凉了半截,甚至还有网友说这种病的孩子活不过1岁!后来,咨询过医生,通过网络和朋友认识了一些病友爸妈,两口子才慢慢冷静下来。6月初,航航接受了第一次葛西手术,这种缓解性手术成功治疗过一些同样情况的孩子。但症状好转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月,刚准备出院的航航面色又变黄了。“这个时候就晓得,做肝移植是早晚的事。”王雅如说。

  妈妈捐肝 移植是唯一的救命方法

  “害怕、担心,但必须要做手术,做有85%的希望,不做就是0。”王雅如从得知肝脏移植是唯一能救孩子的方法,态度就很坚决,“用我的”。

  航航外婆不同意,担心影响女儿身体,坚持要把自己的肝脏给外孙。但王雅如想得很明白,家里只有自己和孩子同是A型血,0型血的丈夫有些轻度的脂肪肝,又是家里顶梁柱,而且自己更年轻,肝脏的状态肯定要好些,“要给他最好的”。最终,外婆松了口,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孩子生病,当妈的操碎了心,短短一个月,王雅如就瘦了10多斤。移植手术前,一直状态良好的航航有了些不良反应,虽然每顿都能吃奶300ml,但尽数会吐出来。“天气转凉了,担心他感冒、呛住,生病就不能做移植了。”航航爸爸说,已经是晚期肝硬化的航航肚子里全是腹水,小肚皮胀得老高。

  “跟我们住一个病房的也做过肝移植,手术伤口我看到过。”王雅如说,她了解过相关知识,捐肝的手术刀口不小,有的长20多厘米,有的还是横亘在肚子上一个大大的“人”字形,“以后就遮住吧,不露出来”。

  机器人取肝 妈妈伤口只有7厘米

  “成人最小的一叶肝脏,对于7个月大的孩子来说都大了。”川大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杨家印说,此前的手术方式会造成捐献者身体上大的创口,既影响美观,还可能影响运动功能恢复。“所以这次我们决定使用机器人取肝,把对供体的影响降到最低。”杨家印说,保证王雅如术后能漂漂亮亮地穿上比基尼。

  10月31日,王雅如和航航被推入手术室,要取出王雅如肝脏中最小叶的Ⅲ段部位,大约200g左右,植入到孩子体内。“既要保证手术后妈妈肝脏功能完好,还要确保植入部分的功能。”杨家印说,用机器人做移植手术,好比“遥控筷子吃饭”,还要保证直径3毫米的肝动脉、6毫米的门静脉、3毫米的胆管完整,难度系数极高。在国际上,用机器人取Ⅲ段肝脏的精密手术,此前还未有报道案例。川大华西医院副院长曾勇教授主持手术,吴泓和杨家印两位专家先后完成取肝、移植部分,6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只是在下腹部有一道像剖腹产手术后的伤口,只有7厘米长。”王雅如觉得自己很幸运,航航手术成功,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手术后20多天,王雅如就正常上班了。航航出院时瘦得皮包骨头似的,到现在已经18斤重,达到了同龄孩子差不多的体重。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