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冷暖人间
雪夜捡女婴抚育14年 大义养父母三救患病女儿
2017-01-16 11:44:18   来源:武汉晚报
分享至:

图为小雪的母亲在病房外默默守候

小雪和父母在病房里

  “小雪能被我们捡回来,是上天给的缘分。只不过这个缘分太波折了。”昨天,好不容易等到一张空余的病床,甘明志把女儿小雪安顿好之后,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这是他的第二次“战役”,也是小雪的第二次“战役”。上一次的“战役”,他们打了两年半。

  2013年寒假,10岁的小雪被确诊为白血病,在医院躺了两年后,病情一度转好,停了药复了学。谁知道,2016年11月,入学两个月后,病情复发,必须做骨髓移植。

  这时候,甘明志不得不把小雪的身世告诉她。他们必须要找到小雪的亲生父母或直系亲属。

  好在小雪和她姐姐的配型成功了,过了春节就可以安排移植手术。但是手术费用成了难题。

  雪夜门口突现女婴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下着小雪。如果不是听到那串鞭炮声出门看的话,孩子可能就冻坏了。”甘明志回忆,2003年的正月初十的晚上,他和父母、妻子都没有外出串门,一家人关着大门,在里屋一边烤火一边看电视。

  突然,甘明志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鞭炮声,打破了咸宁这个小村庄的宁静。春节期间,有人晚上放鞭炮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甘明志还是下意识地起身开门查看,眼前让他的心扑通扑通地加快了跳动:“门口的石阶上放着一个婴儿。棉布包着,可能是冻到了,也可能是被鞭炮吓到了,哇哇直哭。”

  一家人抱起孩子,拆开布包,发现是个女婴,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

  “棉布包里有个纸条,只写了孩子出生日期,别的啥也没交待。孩子是当天早上7点生的。我们看到她的时候是晚上9点。孩子在她爹妈那儿一共待了14个小时。”甘明志说,刚刚响的那串鞭炮,应该是有人故意点燃扔在他家门口引起注意的。

  当时,甘明志和妻子结婚五六年,正准备考虑生孩子。这个女婴的出现,在家里引起了一番小小的争议。

  “当时也不知道他父母是什么想法,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有无毛病。一些亲朋好友觉得以后可能会有麻烦,建议我们上报给村里,找福利院。但是我觉得这是缘分,不想那么做。”甘明志说,他和妻子商量决定留下这名女婴,并且以后也不再生孩子。

  甘明志正式为这个孩子办理了收养手续,她就是小雪。

  到处“借奶”养闺女

  对甘明志夫妇来说,小雪的突然降临带来了欢喜,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这么小的孩子,出生还不到一天,抱在手里真不知道怎么办。”甘明志说,原本家境尚好,生活无忧的夫妻俩,开始为小雪到处求人。

  “首先是解决她吃奶的问题。刚开始,整整两天只喂得进去清水,两天后才能喂奶粉,而奶粉一开始吃得也不好。”甘明志说,为了解决小雪吃的问题,家里有段时间要到处“借奶”,听说哪家亲戚朋友家的牛羊下崽了,就要去讨一碗奶水。后来,小雪终于接受了奶粉的味道,饭量也逐渐增大。

  为了给小雪买奶粉,原本没有出门打过工的甘明志,开始跟着村里人天南地北打工挣钱。

  “什么挣钱干什么。不光要买奶粉,以后孩子上学,平时生病啥的都要钱。”甘明志说,小雪身体不好,总是由妻子抱着或者扛在肩上,走十几里路去看病。后来,为了给孩子未来上大学攒钱,夫妻俩都远赴浙江做流水线上的工人,一天经常工作超过10个小时。

  “刚出来的时候,她想孩子,成天担心孩子在家过得好不好。隔段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不听听孩子的声音,她晚上就睡不着。”甘明志说,后来小雪上学了,夫妻俩也没办法自己带,只能把小雪寄托在一个亲戚家里。

  “那时候孩子跟我亲一些,一打电话就是几十分钟,爸爸爸爸地喊。听她喊我一声,一天的劳累都不算什么了。她妈妈还跟我吃醋。”甘明志说,小雪现在成大姑娘了,更愿意跟妈妈说悄悄话,跟爸爸说话的时候喜欢开玩笑,再严肃的事都是嘻嘻哈哈的。

  甘明志说希望小雪永远这样笑嘻嘻的无忧无虑。但是,2013年的那个晴天霹雳改变了这一切。

  为救命提前揭身世之谜

  2013年寒假,甘明志夫妇所在的工厂还没放假,小雪还在亲戚家里,等爸爸妈妈接她回家过年。

  “亲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孩子发烧了一段时间,以为是感冒,但一直吃药都不管用。”甘明志夫妇很快跟老板请假,立即赶回咸宁老家,带着小雪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从验血情况看,不是感冒。

  “我一听,没敢细问,直接带孩子到武汉的医院。一查,是白血病。”甘明志说,他愣住了,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电视剧里的故事。

  “必须回到现实。我和老婆都哭,还得躲着哭,不敢让孩子知道。真的,眼泪都哭干了。”甘明志说,刚住进医院的时候,除了跟医生交流,他半个月都没主动和别人说过话,他说他的心木了。

  甘明志夫妻俩拿出打工10年的积蓄,又借了30多万元,带小雪住了两年半的医院。

  “那时候,小雪六年级上了一半,已经懂事了,她知道这是什么病。”甘明志说,不断的化疗让小雪的头发逐渐掉光。小雪开始躲人,不愿意说话,不喊疼,也很少笑。爸爸跟她开玩笑,却得不到嘻嘻哈哈的回应了。

  那段时间,有很多亲戚朋友得知小雪的情况,给甘明志打电话让他放弃,“他们劝我没必要最后人财两空,劝我自己生一个。我直接把电话关机了半个月,不想听那样的话。”

  庆幸的是,经过不断化疗,2016年5月,小雪的主治医生表示:病情恢复良好,可以考虑停药、复学。

  不幸的是,2016年11月14日,因为身体不适,小雪被确诊为白血病复发。

  “医生说,化疗已经没什么用了,唯一的办法是骨髓移植,建议我们找直系亲属进行配型。”甘明志说,原本打算在小雪成年之后再将她的身世告诉她,为了救命,不得不提前揭开这个秘密。

  配型成功后费用成难题

  甘明志说,因为骨髓移植需要直系亲属捐髓,他和妻子都不具备这样的资格。考虑到能顺利、尽早为小雪解除危险,甘明志和妻子商量,一边替小雪寻找亲生父母的同时,一边慢慢把事情真相告诉小雪。

  夫妻俩开始频繁地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小雪是他们捡回来的,让她慢慢习惯这个“真相”,可是小雪总把这些话当成玩笑,一点不介意。有时甚至向甘明志夫妇“将军”,让他俩赶快再生个弟弟或妹妹,好帮她做移植。

  直到甘明志把14年前的收养证明拿出来,小雪突然就哭了起来。

  “她说不治了,说这个病治不好的,要花很多钱。她让我们不要再借钱了,让我们重新生个妹妹,替她为我们养老。”甘明志在医院走廊的墙角处,又哽咽了。

  甘明志说,辗转经过了多个熟人关系,他终于找到了小雪的亲生父母。“她的生母已经去世,生父在外地打工,亲姐姐在武汉打工。”甘明志说,小雪的姐姐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并且做了配型。

  “小雪不愿喊姐姐。我严肃地跟她讲,哪怕是个陌生人愿意来救你的命,你也该喊声姐姐,说声谢谢。她哭了,说舍不得我和她妈,怕她喊别人的时候我们会伤心。”甘明志说,所幸的是,小雪和她姐姐的配型成功了,等眼下的化疗结束之后,过了春节就可以安排移植手术。

  在第一次长达两年半的治疗中,甘明志夫妇花光了积蓄,还欠债30多万。“这次可以彻底治好,但是钱成了最大问题。以前借的钱还没还清,不能再去借。”甘明志说,以他的性格,不愿意把这样的事情在公共媒体上公开,担心小雪以后看到会不好受。但是,为了能救下小雪的命,他在网络上进行募捐、在媒体上请求帮助,目前网络和其他渠道的捐助有10万元,完成手术还有六七十万的缺口。

  我的明星就是我爸爸

  在同济医院的病床上,记者看到了正在打点滴的小雪。虽然只有14岁,1.68米的身高和克制的谈吐,她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成熟。

  小雪喜欢数学,是个理性的人。她爱看女性视角的穿越小说,并且对故事逻辑很挑剔。她说自己没有追逐的明星,因为追星不成熟。她心中最大的明星就是爸爸甘明志。

  甘明志说,小雪刚升初一两个多月病情就复发了,停课前的两次年级考试,她的成绩都在300名以前,居全年级的前五分之一。

  她在网上发表的最新一条朋友圈是“看来我又得待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了。”在回复同学的留言时,她笑哈哈地要求:“在姐妹团中给我留个位子啊。”小雪说,她的头发才长起来,希望这次的治疗不会又把头发治没了。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