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草鞋外交官”毕世华的巡边路
中缅边民都当他是处事公正的“自家人”
2017-03-24 08:43:2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人物简介

毕世华,男,彝族,1975年生,共产党员。 2007年至2012年担任临沧镇康县南伞镇红岩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2007年4月至今被镇康县外事办聘为界务管理员;2012年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云南青年五四奖章、优秀界务员等荣誉称号。

“我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就生活在边境上,守好了边境的安宁,就等于守好了自己的家。”在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边境村落红岩村,拄着拐杖,一脸刚毅的外事界务员毕世华这样对记者说。

对于像毕世华这样生活在边境上的人来说,更能明白国家的含义!10多年来,毕世华用生命守护着国境线,他是界务员的优秀代表,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村民致富奔小康的带头人。“草鞋外交官”血洒国境线

2016年1月3日下午两点多,坐在家里的红岩村的村民忽然听到一声巨响。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爆炸是外事界务员毕世华在巡视中缅边境线时踩到地雷所致。

外事界务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主要职责是定期在边境一线勘查、巡视,保护界桩和界桩标志物,防止过耕、过牧、过伐,处理两国边民事务,调解矛盾纠纷,俗称“草鞋外交官”。

红岩村7个自然村中有5个村民小组与缅甸山水相连,中缅边境线一共有9公里,从117号到121号共有8根界桩(其中117号有3根界桩,118号有两根界桩),6.7公里,毕世华是这一段的界务管理员。

事发当天,毕世华和家人吃过中午饭后,准备开始日常的巡边任务。这次与往日自己独自一人巡边不同的是,毕世华要随同军地联合调查组前往镇康边界核查。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段路,平均每两天1次,他在这段6.7公里的路上行走了2000次,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14时许,当毕世华等人行至118(2)号界桩中国境内15米处时,突然,“轰……”一声巨响,毕世华被炸倒在地,左小腿被当场炸没,右腿严重受伤,弹片四散穿透衣服,刺透身体……

“(当时)我人是清晰的,一只腿没了,另外一只也不能动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就是我不在了,家里的老人小孩以后怎么办?来不及多想,不知道身边还有没有其他地雷,我一边把衣服撕下来进行抢救止血,一边让周围人不要靠近我,赶紧给县里处突办和医院联系。”时隔一年多,毕世华已经能相对平静去回忆当时的情景。

左腿截肢,右腿勉强保住,刚做完手术的两三个月,毕世华有些消沉,常常一天也不说一句话。直到后来安装上假肢以后,毕世华每天会下床活动一下,刚开始只能走一两步,慢慢地能多走几步了,他的精神状态也随之好转。

一年8次大手术,医生说他的右腿能恢复60%的功能就不错了,“但是我觉得我能恢复到70%。”毕世华乐观地说着自己伤势恢复情况。现在,毕世华已经走出了这次意外带给他的阴影,他时常读《三国演义》,欣赏曹操在经历赤壁之战后依旧可以笑对人生。

“守好了边界,就是守好了家”

“我从小生活在边境,守好了边界,就是守好了自己的家。”毕世华生于斯长于斯,这份家园家国情结比别人感悟更为深刻。

2009年8月8日,缅甸国内发生军事冲突,大量边民涌入镇康境内。红岩村善良的村民们,在毕世华的带领下,在境外边民滞留的近半个月时间里,当地没有出现一例人员死亡,没有发生一起人畜传染病,甚至没有出过任何刑事和治安案件。

在境外边民返回的时候,许多人前来和毕世华辞谢,依依不舍地紧紧握住他的手,邀请他以后有机会一定到他们寨子走一走,他们要用最好的酒招待“毕界桩”。

2009年8月27日,一个执勤点听到境外传来两声巨响,正在巡逻的毕世华一个健步冲到路中间,向处突人员大吼一声:“有情况,快跟我来!”随即迅速带领工作组,赶到118号至121号界桩间界线的显眼地段安插5面国旗,进一步明晰了国境线,保证了我国领土的神圣不可侵犯。在119号界桩,枪炮声正密,毕世华只身一人不顾危险,把鲜艳的五星红旗插在边境线上。一面面鲜红的五星红旗在边境线上高高飘扬,筑起了一道道坚固的护国城墙。

当时由于边境线地形复杂,路不好走,毕世华插这5面国旗用了将近4个小时,为了让国旗可以飘扬在更高的地方,毕世华砍了一些竹子来为旗杆续长度,其中一面国旗是毕世华爬上一棵七八米高的树插上去的。

毕世华说:“当时也顾不上危险,只想赶紧把国旗插上去,不能给村民造成损失。”

9公里的中缅边境线上,有将近两公里左右的河道,红岩村夏季雨水多,毕世华曾3次组织村民修固河道。去年修固河道花了1个月时间,在工程后期时,边境线的另一边再次发生武装冲突,战火距离边境线只有一两公里,在不绝于耳的枪炮声中,毕世华带领大家完成了最后的河道修固工程。

边境线虽然只有9公里,但是路非常不好走,全程下来,需要1天时间,毕世华常常得拿着工具边砍草木边开路。每年外事部门会发给他4双胶鞋,但是根本不够,他自己还得再买好多双。一年他就穿破了十几双鞋。

“有事找界务员”成为边民的共识

“泥腿子外交官”,当地群众这样称呼毕世华。熟知他的人更是送他一个亲切的称呼:“活界桩”。

而毕世华说,最早对界桩的概念,是在小学课外活动上,老师带着大家认识界桩。“没想过自己的工作会和界桩有关。”但自2007年4月被聘为界务管理员后,毕世华一干就是9年。

毕世华的老家红岩村刷布厂组和缅甸核桃林寨子地处边境一线,两国村寨山水相连,亲如兄弟,人们世代和睦相处。

“我们在边境线上,与邻国鸡犬相闻,同住一座山,同吃一山水。”毕世华说,“守好边关,就是守好我们的家。”

身为界务员,他不仅平时严格要求自己,还经常教育双方村民要自觉维护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在处理两国边民纠纷中,本着实事求是、公平合理的原则,妥善地进行处理,赢得了双方边民的信任和好评。

外事无小事。毕世华细致的管理赢得了边民的尊重,灵活公正的处理方式,界务员“自家人”的亲近形象,让“有事找界务员”成为边民的共识。被聘为外事界务员以来,毕世华先后制止过牧行为120多起,处理过伐行为7起、过耕问题4起。

在边境村寨,一提起毕世华,边民们都会竖起大拇指说:“他懂解决边境纠纷,懂政策、有水平,公正、公平,他办事我们放心。”带领群众走上致富路

尽管毕世华早已不是红岩村的村支书,加之受伤后多半时间要在家休养,但村里有个大事小物大家还要来找他出主意。“没有他,哪有我们红岩村的今天,毕支书的故事说不完,道不尽……”在红岩村采访时,村民们无不由衷称赞。

虽距县城仅3公里,但一直以种植水稻、玉米为主的红岩村农业结构单一,农民收入增长缓慢。

这是红岩村贫困的症结所在,也是毕世华的心病:“没有经济收入,谈什么脱贫致富,怎么搞好新农村建设?”

为了实现家家户户有产业的愿望,毕世华和村“两委”商议决定,在海拔1200米以下种甘蔗,1200米至1400米之间发展咖啡+澳洲坚果套种模式,1600米至1900米之间种核桃,套种烤烟。

之后,村“两委”带领红岩村群众发展了2000多亩甘蔗、15340亩核桃和烤烟、4060余亩咖啡,套种澳洲坚果。如今,红岩村逐渐形成了四大特色产业,从2009年至今,村民人均年收入从2000多元增加到7000多元。

红岩村的产业培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发展之初就遇到了阻碍。刚开始种咖啡时,村民们心里没底,不愿意种,毕世华有句名言:“说破嘴皮子,不如做出好样子。”

他挑选一部分有积极性村民到个产业区参观,感兴趣的留下来学习,回来成为技术骨干培训其他村民。龙卫强是红岩三组村民,村里发展咖啡种植,他是被组织出去参观学习的村民之一,回来后立即种了10多亩。

如今,他家已种植了33亩咖啡,随着咖啡逐步进入盛果期,年收入达5万余元。在他的带动下,红岩三组54户人家,在适宜种植咖啡的地带,已有30多户村民种植咖啡300多亩。

解决了温饱,部下了产业,毕世华的致富路还没有停止,户户通公路、新学校、医务室……这些以前参观中见到的美丽家园,红岩村已经全部实现。毕世华曾说过,“过去我们去其他的地方参观学习别人的发展经验,5年后要让别人来学习我们的发展经验,从2012年开始,已经陆续有人来参观红岩村的产业建设、基础设施建设……

现在,毕世华依旧积极帮村民出谋划策新的发展,他说能发挥余热自己觉得很安慰。

云南信息报记者 刘霞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