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冷暖人间
老人自称年过百岁 摆修车摊蜗居街头多年身世成谜
2017-05-11 10:32:13   来源:西安晚报
分享至:

  提起自己的孩子,老人几度悲泣出声。首席记者 王健 摄

  老人就住在这个窝棚里 首席记者王健 摄

  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拒绝了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城管工作人员的救助,多年来独自蜗居在青松路东口一个简易窝棚里,靠修自行车为生。这个自称已经年过百岁的老人,让人心生种种疑问,他是哪里人?他的家人在哪里?为何他会独自一人蜗居街头?

  摆修车摊蜗居街头多年

  5月10日,记者来到青松路东口,在人行道上看到一个简易棚前挂着维修自行车的招牌。这个简易棚屋顶用碎帆布和塑料布遮盖。简易棚内堆放着各种自行车轮胎、脚蹬等零部件,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张木板床和一些生活用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有人居住在这么小的棚子里。”采访中,附近做小生意的摊主说。

  记者走到简易棚前,阴暗的屋子里躺着一位老人,看到有人接近,老人显得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平静,然后慢慢地起身。当记者开口询问老人姓名时,老人从床边的小盒子里取出一张身份证,上面显示老人姓王,生于1913年,但身份证号码显示老人的出生年月却为1931年,户籍所在地为灞桥区长乐镇红旗自行车厂,问及为何身份证显示的年龄有出入时,老人却很坚定地说自己已经一百多岁了,是灞桥区长乐镇人。

  老人说,他原本是灞桥区红旗自行车厂的职工,厂子几十年前就倒闭了,他没有住处就跑到南郊讨生活,靠着自己的手艺开了这个修车摊。他称,自己的子女都在国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平日里自己的生活来源就是修自行车的收入,十几元至几十元不等。因为年纪大了,修车的活也干不动了,加上自己行动不便,所以经常还会有好心人给他送些馒头、包子、牛奶等。“我在这儿挺好的,好几次有人让我搬走,我都没同意。”老人说。

  老人始终拒绝接受救助

  “老人在路口的人行道上搭简易棚又生活又经营,确实影响了街道的整洁,群众也反映过很多次了。我们也多次上门劝说老人搬离,将这个简易棚拆除,恢复街面的卫生与整洁,工作人员一直以来还帮着他联系家人,但老人就是不愿意走。”西安市城市管理局雁塔分局长延堡中队中队长李涛说,按照老人的说法自己已经过百岁了,这么大年纪了还长期在街头风餐露宿也不是个事,但老人不愿配合执法,工作人员也不能强行拆除,这个简易棚也就成了青松路上城市治理的顽疾。

   因为老人的情况特殊,城管局雁塔分局长延堡中队将此情况转给了长延堡街道办事处,希望相关部门能给老人提供救助,长延堡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科张姓科长表示,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和民政部下发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规定,自愿受助、无偿救助,但是老人经营自行车摊,不属于流浪乞讨人员,民政部门无法提供救助,并且相关规定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自愿”原则,这也让街道办事处和民政部门对老人的救助面临尴尬。

  在协商解决老人去处的问题时,关于老人身份的疑团一直让工作人员很费解,由于老人身份证上显示的发证机关为公安灞桥分局,工作人员只能联系属地民政部门对老人进行救助,但是根据老人提供的身份证根本查不到他的户籍信息,通过民政部门也查找不到老人申请高龄补贴的登记信息。“现在老人的身份我们都无法核实,他如果执意不去接受救助,我们能做的就是派工作人员做好主动救助,及时给他送吃的喝的,照顾他的基本生活。”一直关注老人的青松路社区主任宁宾表示。

  老人到底是谁? 他的家人在哪里?

  10日,记者联系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工作人员称老人身份证上的地址已经划归西安市公安局浐灞生态区分局管辖,记者致电工作人员的答复为,并无“灞桥区长乐镇”这个地址,“灞桥区长乐镇红旗自行车厂”也无法查证。

  宁宾说,老人所能提供的家庭情况确实有限,也许老人有自己的苦衷,但是目前希望相关部门能帮老人核实身份,或是有人能提供老人家属的信息,尽早劝老人同意接受救助或是由家人接回家照顾,让他安享晚年。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