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泪奔!云南鹤庆一警察的儿子写作文:爸爸这个词喊不出口
2017-09-07 17:23:3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云南网讯(记者 熊强 通讯员 李月玥)“爸爸这个词,是在识字小本书里的第一个词,我却没有喊出口过。”9月1日凌晨1点,还在办公室加班办案的云南鹤庆民警彭灿林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图片,这是他的儿子以“缺失的童年”为题所写的一篇作文。由于常年出差、加班办案,彭灿林能陪伴家人的时间寥寥无几,当看完儿子童言无忌的作文,他早已泪流满面。

 
彭灿林15岁儿子的作文《缺失的童年》
 

在这篇作文中,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注意到,彭灿林年仅15岁的儿子在自己的作文写道,“一提起警察,我便感到无比荣幸,却不知为何总是有一股凄凉在当中”、“别人的爸爸天天都在孩子身边,而我的爸爸却几个月才见一面,不到两天就又匆匆离开”、“那句噎了十五年的‘爸爸’,我却还是喊不出口”……在文末部分,有学校老师用红笔点评称:“同学请好好对你爸爸,不仅仅因为他是给你生命的人,还是一位愿意为孩子而舍去工作的人,望珍惜”。彭灿林表示,虽然儿子字迹拙嫩,部分语句中还有病句,还是让他酸了鼻尖,瞬间泪目。

“儿子能独立思考,能理解我,不没看这篇作文,我真的没发现,儿子已经长大懂事了。”彭灿林说起这些,语气顿时轻柔,神色间透出父亲的自豪,因儿子小时候身体弱,只要有休假,两父子就去户外爬山锻炼。当谈及到此,彭灿林低头愧疚地表示,最近3年自己都没休过年假,上次是哪天休了节假日已经记不起来了。

 
彭灿林一家三口合影
 

对于彭灿林而言,他怀疑自己一直是一个“假爸爸”。不知从何时起,出差、加班、办案、审讯几乎占据了他的人生。孩子入学,他不能送他去报道;孩子放学,他不能向平常家长那样去接送;孩子家长会,一直都是妻子去参加;就连孩子过生日,也是约定好了又吹了…… “家”这个字,对于彭灿林来说只是一个暂时的栖息之所。因为每次停歇不了两天,他又得踏上出差办案的征途。

“记忆中儿子第一次叫‘爸爸’还是他1岁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彭灿林说,已经很久没有再听见他叫过自己“爸爸”了,一般有事就直接到自己跟前说,但父子关系很好。

他表示,儿子大多时候都是妻子在带。这篇作文是他念初二时老师布置的命题作文,写“最值得尊敬的人”,没想到他写了自己,当妻子看到这篇作文时,也是泪流满面。“我对不起儿子,只想着有空就多陪陪他。”

据介绍,自2015年以来,彭灿林带领专案成员奔波远涉中国的23个省市,行程40余万公里,查找线索、调取资料,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让一个历时三年的跨省网络赌博案件,200余万条涉案线索最终被挖出,涉案资金达十多亿。

彭灿林的同事陈忠武告诉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孩子的这篇作文引起了很多同事的共鸣。家庭和工作同样重要,警察作为一种特殊的职业,他觉得,在做好工作之余,也要尽可能的兼顾家里,“警察在寻找自己另一半的时候也应该给对方一个充分的了解这个职业的可能。”

彭灿林,鹤庆县公安局副局长,1976年3月生,1998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刑侦大队、黄坪派出所、云鹤派出所、辛屯派出所、松桂派出所、西邑派出所、经侦大队,现在分管刑侦大队、经侦大队、网安大队、黄坪派出所。先后被授予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三次,个人嘉奖一次。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