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云岭政法风采】大理公安法医李秀江:现场痕迹揭开的执法传奇
2017-10-11 17:39:0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李秀江(中)在勘验现场

云南网讯(记者 赵岗)从警28年,他没有一天离开过法医岗位,他的一串人生足迹就是一份厚重的刑侦档案,一部现场痕迹揭开的执法传奇。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获悉,这个被称为“执法传奇”的法医就是大理州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技术侦查大队大队长、主任法医师李秀江。

作为大理州公安法医战线上的领军人物,李秀江给别人的印象是一张黝黑的脸庞———宾川汉子粗犷的特征似乎与他从事的精细活不大相称,但这张黑脸背后是他刚毅的个性和一丝不苟的严谨执业态度。

据大理州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2010年9月27日14时,洱源县公安局三营派出所接到报案:永胜村委会黄龙村的梁银才家几天没见人影,村长梁国凡组织几个人进去探看,进门就闻到一股臭味,发现梁银才家的院子里有一具尸体。”县公安局刑侦、技术人员立即赶赴现场,相继发现梁银才户内有三具高度腐败尸体,鉴于案情重大,立即向大理州公安局报告并请求技术支援。

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了解到,这一天李秀江的女儿在附属医院刚刚做完囊尾手术,当他得知发案情况后,把看护女儿的事交付给妻子,当即和同事们一起前往勘查现场。在对现场勘查过程中,勘查人员发现了几件重要的痕迹物证在房间内提取的烟蒂、沾有血迹的十字镐、沾有血迹的称砣以及在尸体上提取的血迹等等,为整个案件的侦破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在整个现场勘查结束后,省、州的技术专家组织现场勘验的技术民警开了分析讨论会,多数技术人员分析认为本案为多人作案。李秀江力排众议,他根据尸体解剖情况,结合现场勘查情况,对整个案件的性质、死亡时间、作案人数、作案工具、杀人动机、作案过程等作了科学的分析,分析作案人数为一人,凶手就地取材以被害人家中的物品作为作案工具,说明对受害人家比较熟悉;三具尸体的死亡时间都在一周左右,且损伤都集中的头部,损伤均由钝器形成,认为作案的工具即是现场提取的秤砣、十字镐,为侦查破案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和线索。

专案组结合现场勘查组提供的重要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三营镇永胜村黄龙组梁月华有作案嫌疑,办案民警通过巧妙的方法提取了其DNA检材,经省、州技术专家连夜加班对现场提取的法医物证进行检验比对,发现现场遗留的物证上有梁月华的DNA成份,从而直接认定梁月华为重大作案嫌疑人。

2010年9月30日,洱源县公安局侦查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梁月华(男,40岁)抓获归案,经审讯,梁月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迅速告破。

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还了解到,2013年3月15日,弥渡县红岩镇森家庄村一户人家厕所旁发现一具男性尸体,县公安局技术人员进行现场勘查及尸体检验,法医发现死者头部有多处钝器伤但颅脑没有损伤,排除机械性外伤死亡,确定死者系自己服用农药中毒死亡,调查发现死者是新街镇的刘某。

死者家距离现场约7公里,民警前往死者刘某住处,经对刘某住处进行勘查发现床边有大量血迹,床下有一把铁锤锤面上有血迹及毛发,地上铁盆内有血水,死者中毒死亡家中怎么会出现大量血迹?

此时侦查员联系到死者妻子调查发现死者死前和一个失足女陈某相好,死前一天刘某某打电话和其妻子说陈某曾提出向其要钱,不然就找人收拾他,民警怀疑是否死者在家中与陈某相约来的人发生争斗后,用铁锤将相约来的人打伤或打死后自己服毒身亡?但自杀为什么选择离家7公里地方?另外伤者或死者是谁在何处?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迷”,解开了这一个个“迷”,案件应该可以真相大白,但又如何解开这一个个“迷”呢?县局刑侦大队认为案情复杂很可能是一起杀人抛尸后又畏罪自杀的恶性刑事案件,向大理州公安局汇报,请求派刑事技术人员现场支援。

李秀江率领州局刑事技术人员随后对尸体重新检验,对现场重新勘验、对现场物证作DNA检验,经检验认为:1、死者头顶部有多处钝器创但损伤轻颅骨,没有骨折颅内没有出血不会致死,损伤位置集中形态比较一致,损伤为床边铁锤的棱边形成,外人打击很难形成,属于自伤行为;2、现场血迹有滴落状、溅落状、稀释状、接触状等但没有发现抛甩状血迹,既然用锤子挥动多次打击他人应该有抛甩状血迹;3、死者住处现场没有打斗痕迹;4、DNA检验结果为死者家里的所有血迹和死者手上粘附未洗净的血迹均为死者的。

“综上认为死者先在家中床边用铁锤进行自伤发现不容易死亡,后清洗血迹带上帽子外出在途中买农药致死亡现场服毒自杀。”李秀江说。

至此一个错综复杂的自杀案件在法医人员的精细尸体检验、精确的血迹形态分析和损伤工具推断、精湛的案件现场分析和重建中将谜底一一解开。

据统计,李秀江从昆明医学院法医学系毕业工作28年来,共勘查各类案件现场6000多起,检验鉴定4000多具尸体,检验并复核活体损伤鉴定10000多起,法医物证800多起,仅2013年-2016年他率领刑事技术侦查大队民警直接到各县、市指导、参与勘验各类疑难案件现场300余起,共出具鉴定文书4576份,其中法医1800份、痕迹154份、理化2552份、文件检验70份。刑事技术在他手里发挥出强大优势,为案件的侦破工作提供了有效线索和科学依据,一次次彰显了刑事科学技术在破案中的关键作用。

 

责任编辑: 杨春萍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