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云深度· 擦亮“昆明的眼睛”系列1】
昆明翠湖的前世今生:从九龙池、菜海子、翠海到翠湖
2017-11-02 10:19:0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明代中期,九龙池内栽种了许多荷花,成为昆明城内的一大名胜,文人雅士都爱到此流连。正所谓“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看着他楼塌了”,朝代更替,清顺治十年(1653年),大西军“南安王”刘文秀回滇。1656年,南明永历帝朱由榔入云南,封刘文秀为“蜀王”,刘文秀将沐氏柳营别业作为“蜀王府”,又称“南府”。

商女的亡国之音再次唱起,吴三桂入滇,踞五华山永历皇帝故宫而居,大兴土木,起建平西王府。王府扩展到了九龙池,“填菜海之半,更作新府”。此时的九龙池虽然跟从前相比,面积不到一半,但它仍然与滇池相通。相系的纽带是一条清澈的河流,也是沐英当年洗马建营的洗马河,洗马河贯通菜海,注入小西门外湖湾。

 
该图片来源网络

吴三桂在九龙池一带极尽奢华,“柳营一带皆珍馆崇台”“花木扶疏,回廊垒石”,新府石栏杆均为大理石浮雕。清代李专《菜海行》诗中将其描述为“再见阿房出”,道出了吴三桂造新府之穷奢极欲:“橐弓解甲才几日,命将选才造宫室,明帝行宫不称意,却教再见阿房出……”

康熙十七年八月,吴三桂暴病殛于衡州。其孙吴世璠继位,改元“洪化”。康熙十八年(1679年)吴世璠14万人马被清军消灭于湖南。次年吴世璠败退云南,吴世璠居翠湖新府,以其年号改称“洪化府”。洪化府大门外跨洗马河有石桥,称“洪化桥”。 今天的洪化桥位于省图书馆大门内,早已被绿树所遮掩,让人不易察觉,桥下的潺潺流水也早已不知踪迹。

康熙二十年,清军攻入昆明,吴世璠自杀。兵燹之后,精致的宫殿荡然无存,除了一个小水池和亭榭残留外,四周都是一片废墟。而洪化府则改名承华囿。唯有洪化桥之名直到今天还保留。

九龙池经历过了战争的浩劫又恢复了以往的荒芜。

直到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朝廷委派范承勋和王继文到昆明担任云贵总督和云南巡抚,范承勋拆洪化府吴宅,木石材料用于重修西山太华寺。风之末端说,王继文是清代云南四大书法家之一,他的书法在昆明是随处可见。王继文认为应该在翠湖修个景点,吟诗作画。于是二人再次把废墟进行了修复。康熙三十一年,他们在九龙池里的一个小岛上建造了一座亭阁——碧漪亭(俗称海心亭)。海心亭成了翠湖边的第一个公共建筑。后来又在北岸添建“来爽楼”。

少了几百年前高人韵士、达官显贵选胜登临,吟诗对唱的雅和与宁静。当然,我们仍然能在此看到文人们题写的匾额。

福建人思乐县令题写的“亦蓬瀛”匾,该匾字大逾尺,学柳公权字体,得其精髓;第二块是陈达题写“静观自在”匾,该匾学米芾笔法,几可乱真;第三块是著名书法家、呈贡人孙青彦题写的“比象莲花”匾,该匾用“画竹法”写出。亭台楼阁的兴建使一度颓废的九龙池又有了新的生命力,有楹联称“风雨动鱼龙,池影碎翻红菡萏;丹青映楼阁,天光倒浸碧琉璃。”

虽然有了这个碧漪亭,周围亦杨柳依依,但就整个九龙池而言还是稍显单调和寡淡了。

孝廉倪士元(字云浦),住在翠湖畔,“朝夕经临此地,恒念一亭之外,别无容膝。”他总想能否建一容膝之地。于是便有了莲花禅院。

至此,五龙祠、吕祖殿、观音殿、关圣殿等佛、道4重殿宇,被誉为“梵宇宏深,花怒幽邃”,供奉白衣送子观音、吕洞宾等佛、菩萨和神像40多尊。

从此以后,九龙池不仅有了文人墨客,还有了更多的善男信女来到这里烧香拜佛。

清光绪十年(1884年),云贵总督岑毓英重修莲花禅院,凌士逸撰对联:“十亩荷花鱼世界;半城杨柳佛楼台”。如今,此联仍悬其上。

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云贵总督阮元倡捐筑堤,在放生池畔建观鱼楼,称“濠上观鱼”。阮元在莲花禅院山门外南堤的基础上,贯通翠湖南北长堤,称“阮堤”。阮堤贯穿湖心岛,堤北架“听莺桥”,堤南架“燕子桥”,中间架“采莲桥”。

因为有了这堤,这一澄碧湖被分成了几块,人们可以不用划船便到湖中央惬意游玩,赏荷吟诗以咏怀。

或许从这时起,九龙池真正成了昆明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这座城市的文化有关,更与城市中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责任编辑: 自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