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云深度·擦亮“昆明的眼睛”系列4】
昆明将拆除老旧居民楼建闻一多纪念公园 学者:尽可能还原历史风貌
2017-11-14 16:04:3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编者按】

上海有外滩;杭州有西湖;成都有宽窄巷子、锦里…… 一提到昆明,你想到的是什么?昆明这座城市的地理文化地标是什么,在哪里?谁又能成为昆明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对外形象中最耀眼的那一张文化名片?正在改造提升中的翠湖片区可以有这个担当,也应该有这个担当。为此,云南网本期做了一个系列策划报道——擦亮“昆明的眼睛”,以飨读者。

 今年8月,隐匿居民小区多年的“闻一多先生殉难处”又一次被旧事重提,因此地入口隐蔽且游客难觅,故规划中明确:将拆除周边老旧居民楼,建纪念公园缅怀革命先烈,进而擦亮昆明乃至云南的历史文化名片。

 

 

据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历史学、民族学教授林超民介绍,在抗战时期,日本侵略者占领了东北、河北、河南、上海江浙一带,中国大部分国土沦丧,在北方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辗转迁徙到长沙。日本人占领了武汉后,紧逼长沙,后来学校不得不搬迁,在诸多方案中,迁到云南省省会昆明市是最好的选择。考虑的原因是此地远离战场,进出有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两条通道,利于北方的器材、物资、人员以及国际援助中国的物资运入。最重要的原因是得到了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的支持。闻一多随校迁往昆明,任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合并后的西南联合大学教授。“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不仅研究过中国的古典文学,还在中国神话学、民间传说方面有造诣,到美国留学期间主要学习艺术,所以也擅长绘画、制印。”

林超民说,李公朴作为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是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的先锋战士,抗战时大片国土沦陷后,他也辗转到昆明办了“北门书屋”。“为什么叫北门书屋呢?当时的昆明还保留有七个城门,包括南门和北门,而北门位于三十中和圆通动物园之间,这条街就叫北门街,他在街顶端靠大兴坡的边上租赁了一间房子后办了这个书屋,出版进步书刊和翻译国外的进步书籍。”他说,在两年多时间里,他们出版了各类进步文艺读物30余种,并在地下印刷厂翻印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朱德的《论解放区战场》等书。

1943年,李公朴、张光年等又在此建"北门出版社",同时成为民主同盟组织和进步学生、知识界人士的聚会场所。楚图南、闻一多、吴晗、潘光旦等著名人士常来此商讨工作。“北门书屋的老房子已被拆除,在原址上建盖高楼,现在是一家银行的大厦。北门街现在的‘北门书屋’是商家伪造的。”林超民说。

闻一多看见蒋介石并非一心一意抗战,他十分痛恨国民党阵前官员贪污腐败,挪用抗战物资和商人勾结发国难财,更多的是希望大家共同团结起来,打败侵略者赢得民族的独立和解放。1944年,他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后出任民盟中央执行委员、民盟云南支部宣传委员兼《民主周刊》社社长,成为积极的民主斗士。根据《云南新闻史话》载,民主周刊大力宣传团结抗战、要求民主进步的思想,在知识界、青年学生及中上层小资产阶级中拥有众多的读者。它刊登了大量的评论时局、针砭时弊、批评国民党独裁统治的文章。

 

 

林超民进一步介绍,1945年抗战胜利的捷报传来,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大家都以为民族复兴之日已经到来。因为从甲午战争到抗战胜利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国人不断同西方列强交战,尤其是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总是我们失败后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随后割地赔偿。抗战胜利是中国人民第一次打败侵略者,是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日子,但蒋介石并未趁胜实现和平建国的大纲,反而是“剿共”。如此情况下,激起了一大批拥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深知中国不能再动乱的知识分子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中华民族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建国,实现中国的富强和昌盛,以蒋介石为代表的民国政府,置人民希望和平团结的愿望而不顾后发动内战。

1946年7月11日,西南联大最后一批北迁的同学乘汽车离开昆明。当晚10点多,李公朴与夫人张曼筠看完电影,乘坐公共汽车回家,车至青云街,李公朴夫妇下车,经学院坡小巷慢慢往回走刚要上坡时,被特务开枪击中。第二天凌晨五点,历经“七君子”事件、“较场口血案”都大难不死的李公朴,永远闭上了双眼。

事发后,闻一多等民主斗士拍案而起,四处奔走控诉国民党政府暗杀李公朴的行径。7月15日上午,闻一多赴云南大学致公堂参加李公朴死难经过报告会,他在会上慷慨激昂地演讲,痛斥国民党特务,并握拳宣誓说:“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准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下午,又往《民主周刊》社举行记者招待会,表明了反独裁﹑反内战的严正态度。会后,与长子闻立鹤返回翠湖北路西南联大西仓坝宿舍(府甬道和西仓坡之间的小巷道),距家门不远处,被尾随而来的特务暗杀,倒在了血泊之中。

林超民表示,“李闻惨案”激起了举国上下对蒋介石反动集团的愤怒声讨。他们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独立、进步、争取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敲响了蒋介石政权的丧钟。

 

 

 
李公朴先生遇难处
 

在青云街与圆通街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找到了“李公朴先生遇难处”的石碑,其旁边是“翠明园”的小区入口,两者显得格格不入。对比闻一多殉难处的隐秘位置,此地更容易被路人发现。

 

 

 

闻一多先生故居

“听说这个片区三年内要拆完,建立历史纪念公园。”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在走访时,在此休憩的65岁老人王墨称,闻一多历史文化被置于居民小区内,游客寻找时都要耗费太多的时间,实属不该。

“还原当时的风貌、建筑布局即可,不必建公园,千万不要建公园。”昆明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教授黎尔平却持有不同的意见,他表示,五华区文物局的钱俊先生曾亲自接待了闻一多家属,按照当时建筑的布局,他们细说了当天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拆掉一些建筑大可不必。需要还原的是,将闻一多故居旁的师大幼儿园搬走,恢复西仓坡粮仓右侧的北门书屋,复原大格局即可。另外,恢复北门书屋后,让现在的昆明人再去品味西南联大教授的风范。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说,既然是建历史文化片区,那就尊重历史,尽可能地保留或者还原历史原貌,减少不必要的人为的添加。周边如果有历史文物也可以加大保护力度,拆除违建或不利于文物保护的建筑等。

相关阅读:

[云深度· 擦亮“昆明的眼睛”系列1]昆明翠湖的前世今生:从九龙池、菜海子、翠海到翠湖

[云深度·擦亮“昆明的眼睛”系列2]直播:“十三坡”今何在?云南网3日带你寻迹昆明历史文化密码

[云深度·擦亮“昆明的眼睛”系列3]洗马河水系将恢复“出厂设置” 百年前“柳营洗马”景观“昨日重现”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