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共享单车下半场:有去无回的押金困局
2017-12-05 11:12:09   来源:央广网
分享至:

  据央广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赤橙黄绿青蓝紫,从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突然席卷全国大城小市。资本的纷纷加注,企业的迅速投放,共享单车队伍的发展、壮大令人猝不及防。然而,共享单车从面世之初就饱受诟病,近半年,包括悟空、町町、小蓝、酷骑、小鸣在内的被称为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陆续倒闭。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聚集了资本、市场、研究者的惊愕,也给我们留下了沉重的拷问。

  在经历开盘、加注、高潮之后,共享单车行业的路在何方?这一创新形式经得起市场、消费者和时间的考验吗?

  11月的最后一天,北京通州,曾经的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总部。门庭冷落,保安懒散却警觉。今天的酷骑,与其说是蓝海中沉没的轻舟,人去楼空的场面更近似逃逸。在共享单车的巨头游戏中,酷骑的退场不仅黯淡、而且丑陋。今年8月起的押金挤兑潮,到11月,已经发展为办公室外退押金的千人长队。

  邬迪,北京市通州区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由于酷骑在通州注册,相关投诉被最大程度地集中到他所在的机构。邬迪说:“酷骑单车在全国支付押金的用户多达230万,其中北京有30多万。截止到11月30日,全国的消费者投诉的数量超过21万,通州区消协的投诉量是1.1万,解决了3125户。”

  万分之三千,三成的解决率,这仅仅是酷骑。酷骑之前,6月有悟空单车、3Vbike,8月有町町单车;酷骑之后,11月有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除了岿然不动的橙色和黄色,后来者频频出局。共享单车二线梯队出局之后,押金成了涉及千万用户的遗留难题。根据芝麻信用的初步统计,6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造成用户押金损失超过10亿元。曾经七色花开得多盛,如今败得就有多快。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坦承没想到,“共享单车非常烧钱,每一台车750块钱,每一个城市铺满的话可能就是5万台车。我们当时预计的是九月底可以把这个风波平息下去,但是九月中酷骑就出事情,接着小蓝也出事情,所以就造成挤兑。”

  每名用户99元到299元不等的押金,汇成共享单车企业手中的天量资金池。池中水可随意处置吗?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当然不能”,“很有可能是企业把押金或者预付款和自有资金进行混同,一旦自己经营不好了,自己的钱没了,顺带就把用户的押金预付款都给搞没了。押金其实就是用户的钱,只不过是放在企业里面,严格意义上,他什么都不能用,只能当作押金使用,包括资金的沉淀,实际都是用户、消费者的,跟企业没有关系。”

  以酷骑为例,1600万用户,对应140万辆单车,押金笔数远超单车辆数,金额远超成本。钱来得太轻易,这个行业里或许没有任何人能坐怀不乱。从行业内部对押金的反馈来看,创业之初,可能没几家企业细想过押金能不能动,该不该花,现在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表态也颇为苍白。原国家法官学院副院长曹三明表示:“关键看单车企业是怎么收取和使用。如果是正常的、合理、合法的经营,是正常的民事行为。但是,他把特别巨大的资金挪作他用了,只是把收取押金作为一种变相集资的手段。从媒体报道来看,共享单车企业在收取押金之后,根本没有实行第三方监管。也有讲说在银行设立了专用账户,但是仔细考察之后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方监管。”

  除了学界、业界,主管部门也曾发出同样的声音。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今年5月就公开表态,呼吁对共享单车的押金进行监管,“如果收取押金,对用户押金和预付资金设立专门的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督和监管,并要求建立完善押金的退还制度。”

  话音落地半年多后的今天,杳无回响。此前摩拜CEO王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被追问押金去向时,模糊表示“严格地符合相应的规定,专款专用,如果您再有问题,不能问我了”;而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直接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