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杭州保姆纵火案延期审理 保姆道歉信:愿立刻去死
2017-12-05 11:33:52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至:

  杭州保姆纵火案延期审理

  保姆手书道歉信首度曝光:愿意立刻去死

年度封面新闻人物盘点

  开栏语

  2017年即将走完。

  本年度哪些新闻人物,曾经戳中你的笑点、泪点或痛点?

  今日起,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推出年终重磅策划,为您盘点2017年度封面新闻人物

  11月28日,杭州殡仪馆,无风,冷。

  当天,是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火化日。

  林生斌坐在殡仪馆大堂里,看着亲友们来到,致意,最后离去,正如他看着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与他相伴,最后却永远离开,并沉睡在眼前棺木里。

  林生斌克制、坚强,然后有礼貌地去握住每一个前来安慰他的人的手。但当他目送化为尘粒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下葬回归大地时,他终于撑不住,崩溃了。

  原定于11月21日前开庭审判纵火保姆莫焕晶,因案情复杂重大,经浙江省高院批准,该案被延期三个月。

莫焕晶的道歉信。

  A

  林生斌的2017

  只剩下爸爸的一家五口

  2017年6月22日前,林生斌是丈夫,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妻子。林生斌是父亲,有3个活泼可爱的孩子。6月22日后,他依然是丈夫、是父亲,但妻子没有了,三个孩子也没有了。

  林生斌说,莫焕晶不仅杀死了妻子和三个孩子,在6月22日凌晨4点55分,莫焕晶也“杀死”了自己。

  这个家,成了只有爸爸的五口之家……

  人生赢家

  13年前,林生斌的生命轨迹,被朱小贞彻底改变了。

  这两个年轻人,在杭州的一家理发店里相遇,命运的指引,让顾客与理发师最终成为妻子与丈夫。因为爱情,结婚多年后,他们依然喜欢手牵手相互依偎着走在钱塘江边。

  少有的遗憾是,那时候,家庭条件并不宽裕,朱小贞更是顶着家里的压力和林生斌“裸婚”,至今,两人都没有机会去拍一套像样的婚纱照。

  婚后的林生斌,和朱小贞辛勤地经营着他们的童装事业。几年之后,林生斌和朱小贞把小生意做成了大买卖,把零售店做成了公司,把小公寓换成了面朝钱塘江的豪宅。

  儿女双全,事业有成,36岁的林生斌是让人羡慕的人生赢家,连他自己,都一度这么认为。

  直到第二个改变他命运的人出现。

  无妄之灾

  第二个彻底改变林生斌命运的人叫莫焕晶。

  这个与他妻子朱小贞同岁,甚至同年生子的女人,曾经是他家保姆。

  对这个做饭不太好吃,平时也不太说话的保姆,林生斌和朱小贞不仅开出7500元月薪的高工资,还允许她每周请一次钟点工来打扫房间。今年过年,林生斌专门给莫焕晶的儿子寄去了自家牌子的衣服作为礼物。

  甚至,对这个来家里工作还不到一年的陌生人,善良的朱小贞仅凭着莫焕晶家乡要盖房子的一面之词,便借给她10余万元。

  林生斌和朱小贞都没意识到,他们的善良在沉迷赌博的莫焕晶面前,成为了滑向深渊的索道。6月22日凌晨,在又一次输光全部家底之后,为找到开口借钱的理由,莫焕晶在林生斌的豪宅里点了一把火。她想靠帮忙灭火赢得朱小贞的感激。

  这把火,将林生斌一家烧了个粉碎。

  伪装坚强

  2017年11月30日,在林生斌曾经的家,蓝色钱江小区外的一家咖啡馆里,他点燃一支烟。

  和几个月前相比,林生斌更加憔悴。但林生斌依然保持着克制与礼貌。很难想象,半年前,还不怎么会抽烟的林生斌,如今却靠着一包包香烟撑过漫长的白日。

  “我必须要坚强。”但他立刻又承认,这份坚强是硬撑出来的。支撑着这份坚强的,是为老婆孩子讨个公道的执念,以及对其他至亲的一份责任感。他倒下了,林朱两家年长体弱的父母怎们办?

  等待开庭,如今成了林生斌唯一的任务和使命。

  不愿提及

  林生斌恨莫焕晶,就在几个月前,还想当面问一句为什么,可现在,他对这个名字,连听都不想听到。

  提及对莫的想法和态度,林生斌反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一贯克制的他,言语中出现了少有的波动。

  而对于莫焕晶和她父亲所写的道歉信,林生斌说,他知道信的存在,但拒绝收下,“看了有什么意义,改变不了任何事,只会徒增痛苦。”

  如果说对莫焕晶是恨,那林生斌对绿城物业则是绝望。“在政府答记者问之后,物业就再也没联系过我,这几个月,一次主动联系都没有。甚至最后的追思会,也没来一个代表,虽然我早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还是感到绝望。”

  在林生斌看来,物业少有的几次公开表态,除推卸责任,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甚至最初一些回应,之后都被消防部门证明不实。

  “(我)肯定会提起对绿城的诉讼。”此时,林生斌的语气变得坚定。

  把公司交给了其他人打理,日常生活是等待开庭,计划成立的基金会暂时也没空筹备,在将妻子和孩子正式送入墓园之后,林生斌还没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

  莫焕晶的2017

  一生最错误的一次选择

  “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

  11月28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发生的第156天。保姆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带来了莫焕晶写给林生斌的致歉信。这封首度曝光的不到200字的手书短信,落款时间为2017年8月15日。

  在信中,莫焕晶尽管写得追悔莫及,但5个月前的6月22日凌晨4点55分,在思索了大半夜后,她还是决定点上一把火。

  一个小时后,杭州的天亮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尽数黯淡,莫焕晶瘫坐在派出所里,几天后,她被告知,她口中最喜欢的雇主一家四口死了,死在烈火与浓烟中。

  在看守所,莫焕晶给林生斌写了一封信,字数不到200字:

  “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们母子几个的,知道他们几个去世以后,我真的后悔万分,都是赌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事情,真是天理难容,我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想念他们,每天度日于(如)年,想起了我们相处的那么愉快,现在又阴阳两隔,真是罪该万死,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请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保重身体,真的很对不起。”

  字迹有些凌乱,甚至还有涂改,但党琳山相信,内容是莫焕晶最真实的想法。

  “她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造成这么大的后果,她就是想借钱。”党琳山说。

  莫焕晶的一生做了很多次错误的选择,2017年6月22日凌晨,她脑海中唯一的选择,成了那个最错误的选择。

  莫焕晶的父亲莫泰也给林生斌写了一封道歉信。在莫焕晶沾染上赌博恶习后,原本小康的家庭陷入了窘境,如今,莫泰和老伴每个月吃药的钱“都被她糟蹋光了。”

  据党琳山透露,就在数天前,他收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延期审理期限告知书》:莫焕晶涉嫌放火、盗窃一案,原定11月21日前开庭审理。因案情重大复杂,经浙江省高院批准,该案被延长审限3个月。

  开庭审判莫焕晶,最迟要等到2018年1月。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熊浩然谢凯杭州摄影报道

  我们无法抗拒命运,就像我们无法抗拒太阳的西落。人生就像一个轮回,等时空轮回结束了,我转身,你回头,依然还是最美的邂逅。 ——林生斌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