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克隆羊早夭不怪克隆:孕激素是罪魁祸首
2017-12-06 11:37: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至:

  2003年2月14日,情人节,一只羊接受了安乐死。被注射药物后,它趴在地上,眨了眨眼睛,很快“睡着”了。

  这只名叫多莉的克隆羊,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只从成熟体细胞中克隆成功的动物。它的死亡在12小时内被20亿人知晓,《时代》周刊送上的讣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羊”。它的讣闻占据了大多数媒体的头条,节日的气氛都被冲淡。

  死对多莉是解脱。尽管年方6岁,大致相当于人类的30岁,可它早已疾病缠身。它被关节炎困扰,很快又患上一种肺癌。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它大口地呼吸,不住地咳嗽,有气无力地趴在英国爱丁堡郊外的草地上。

  羊平静地逝去,人类学术界掀起漫天争吵。在一些学者看来,多莉的早夭源自克隆的“原罪”:遗传物质从一只6岁母羊的乳腺细胞中取得,这意味着它生下来就用完了一半寿命。持不同观点的也不少,有人执著地认为,这次克隆是完美的,小多莉只是缺了点运气。还有人猜想,克隆技术的上限不可预想,只是人类的手段还不够高明,克隆过程中的物理化学手段伤害了脆弱的基因,才导致多莉命途多舛。

  直到几天前,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研究者对14年前的“悬案”盖棺定论:多莉不是因为早衰而死。利用X光投射它的遗骨,人们发现,除了个别部位的炎症,多莉骨头和正常的六七岁绵羊没什么区别。它的骨头一端发炎,另一端却完好无损,并未呈现普遍意义上的衰老。多莉的一生产下6只幼崽,生育产生的孕激素,才是导致它关节炎症的罪魁祸首。

  这验证了人们的猜想——克隆生物是崭新的、完整的个体。把生命的诞生比作一首交响诗,人类还是蹩脚的指挥家。缔造多莉时,人们从一只母羊的乳腺细胞中提取出遗传物质,将其植入另一只母羊的卵细胞,再利用电脉冲推动它们融合。纷繁过程中,一个微小的失误,误伤一段不起眼的基因,会在几年后滚成雪球,引发致命的疾病。

  这么看来,多莉是不幸的。2007年,英国的科学家利用培育多莉时遗留的组织,再次培育出4只绵羊。随着克隆技术的进步,尽管和多莉有着一模一样的基因,这四姐妹仍然健康地活着。除了其中一只有点儿关节炎,需要在早餐吃麦片时吞几粒布洛芬,它们和普通的绵羊一样,小眼睛,长耳朵,嘴里总发出软绵绵的叫声。

  对于自己出生之前和殒身之后的事,小多莉一无所知。它当然也不知道,自己渺小又不幸的一生,构成了人类历史上极为幸运的一刻——克隆不再是遥远的梦。在多莉之后,越来越多的克隆动物能过完自己平凡安稳的一生。

  在多莉诞生前,人类从不敢设想,已经发育成熟的体细胞能够“逆龄”回到从前的状态,其中的基因能按照人的意志得到编辑。

  人们从孱弱的多莉那里得到了力量和勇气。获得2012年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的山中伸弥表示,正是多莉的诞生,促使他投身干细胞研究。面对癌症和帕金森病等“不治之症”,人类不再束手无策。过去人们认为,这些疾病源于机体的老化,医生至多延缓衰老的过程。多莉和背后的干细胞技术让人们意识到,局部组织的“以旧换新”指日可待。2002年3月,美国人借助克隆技术成功对实验鼠进行了胚胎干细胞治疗。14年后,日本医生利用干细胞,“克隆”出部分视网膜组织,帮助一位70岁的老人恢复了部分视力。

  在多莉的年代,人们还对克隆一惊一乍。它出生时,研究所一位博士惊呼自己“见证了奇迹”。它死的时候,有人大骂它是“魔鬼的产物”。到了2013年,人们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克隆多莉的手法,压根儿没法克隆出一个活人。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选择克隆小麦,以便培育新的抗病品种,保障粮食安全。中国试着将克隆技术用在大熊猫身上,延续濒危物种的生命。

  即使在今天看来,多莉的诞生依旧像个奇迹。在漫长的实验中,科学家进行了277次细胞融合,仅有29个初期胚胎存活。它们被移植到13只母羊体内后,经过148天,只有一只克隆羊成功诞生。从那天起,编号“6LL3”的实验体有了名字——“多莉”。它并不知道自己脆弱又短暂的一生,会为这个星球带来崭新的希望。

责任编辑: 李享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