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首页     新闻     云南    图片    社会    公益     彩云网评     扶贫热线     法治     教育   更多 更多
         邮箱     登录     注册
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 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云南看点 >>  正文
资金短缺阻碍养老服务创新实践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8日 10:21:55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刘树成生前居住的单元楼

  7月4日下午2点,74岁孤寡独居残疾老人刘树成的遗体,在他居住的幸福家园小区1栋2单元204室被发现。经赶来的法医检验确定,老人猝死于5天前。近年来,全国各地已发生多起独居老人身亡数日后才被发现的事件。

  刘树成作为特困户,自幸福家园建成交付起,就在小区居住;姐姐和侄儿也因符合相关条件,经申请批准后,居住于该小区16栋4单元702室。刘树成出事前几天,姐姐生病住院,侄儿忙在医院里照顾。直至4日上午,侄儿多次拨打刘树成的电话无人接听,才感到情况不对。当侄儿急匆匆从医院赶回幸福家园时,一切为时已晚。

  7月6日中午,记者试图通过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获得刘树成姐姐、侄儿的联系方式。工作人员说,事发后母子俩都处于关机状态,侄儿还特别交代物业公司不要把他们的电话告诉外人,“估计是不想让他妈妈知道舅舅已经离世。”

  负责幸福家园小区物业的是巨和物业,工作人员介绍,刘树成和姐姐均体弱多病,平时姐弟俩和侄儿并不住在一起,但相互间还算有照应。“刘叔叔的性格有些内向和孤僻,十天半月来我们这儿一次,来了后也不善言语,简单地打个招呼就回去了。”工作人员说,正因此,刘树成连续5天未出门,就没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为廉租户服务这么多年,小区里老人基本都成了我们的熟人。平时就靠与他们的交往,了解其生活规律及健康、安全等状况。”工作人员坦言,基于幸福家园小区的特性,物业公司和社区并没有专项制度或专职人员特别服务老年人。

  “4日下午1点,侄子拿着舅舅家的房门钥匙来找我们,并讲述了基本情况。保安队长陪他一起打开房门,这才发现刘叔叔已经没有了呼吸。”工作人员说,物业公司立即通知了相关部门前来勘查、检验,最终确定刘树成于5天前猝死。当晚8点,老人的遗体被殡仪馆人员运走。

  ★新闻背景

  昆明60岁以上

  户籍老人达106万人

  昆明市老龄委办公室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市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达1060739人,其中:男性522985人、女性537754人,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占全市户籍总人口18.9%。其中:60至64岁340035人;65至79岁573142人;80至89岁130070人;90至99岁9870人,100岁以上230人。

  去年,全市养老服务健康发展,年内建成居家养老服务中心36个、民办养老机构10个,新增养老床位4780张,全市各类养老机构达120个、养老床位3.29万张,每千名老年人养老床位达31张;全国居家养老改革试点和“医养结合”试点工作进展顺利。

  ★新闻延展

  社区养老难在哪儿

  “智慧养老”花费高引入养老机构缺资金

  近年来,昆明市已发生多起独居或空巢老人身亡数日才被发现的事件。刘树成的离去,又一次引起世人对这类事件的关注。“暂且排除子女不孝等家庭内在因素,仅单纯的孤寡独居老人的身心安全问题,已到了必须及时解决的地步。”五华区虹山中路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汤晓红说。

  “智慧养老”因缺乏资金无奈暂停

  虹山中路社区在昆明市较早开展“智慧养老”的探索与实践。针对孤寡、病残和独居老人,社区早在前年就创新建设了救援服务平台——在老人居室设立呼救报警终端,通过网络连通居委会总控平台。老人在家出现紧急情况或是其它难以自行解决的日常生活问题,只需按下终端按钮,总控平台就会立即获悉,社区工作人员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老人居室处置。

  “这套系统运行高效,但相应的运营成本也比较高。”她说,社区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后,还需根据老人提出的需求,联系、协调相应的部门、单位派出人员前来解决。“这个过程自然就会涉及资金支付问题,而上级部门拨给社区的养老专项资金非常有限。”久而久之,因为垫付金额越积越多,居委会已不堪重负。“各种因素下,这个系统在运行一年多的时间后,无奈暂停。”

  发动志愿者结对帮扶但人员流动大

  于是,居委会又发动辖区居民中的中青年党员和业委会的骨干,以及一部分周边高校的学生,共同组成志愿者服务队,与老人一对一或多对一结对,展开服务。“志愿者每周不少于两次上门服务老人,帮助老人解决日常生活所需、了解老人身心健康状况。随后,每周形成动态护养报表上传居委会,帮助居委会及时掌握每一位老人的动态情况。”

  该项措施至今仍在坚持,也取得较好的实效,赢得了老人们的信任与认可。“很多志愿者经常自掏腰包帮助老人。而按照有关规定和标准,与他们辛勤付出相对应的,却是一点点‘象征性’的物质报酬。”汤晓红说,这一现实矛盾,也导致志愿者队伍人员流动性过大,“过于频繁的新老交替很不利于长期、稳定地护养老人。”尽管如此,社区居委会依然要把这项措施继续做下去。

  政府补助无法支撑养老机构运营

  今年以来,居委会开始考虑引入有实力的专业养老服务机构,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使其完整地承担起社区养老工作。“接触了几家后发现,资金的困扰依然存在。”她说,因为当前昆明市场上专业的养老服务机构以民办为主,老人们的支付能力、政府能给予的资金补助,并不能满足这些机构进入后正常运营的需求。“协商洽谈存在难度,还在不断的磨合中。”

  如何破解资金问题

  家庭社区专业机构进行分层护理

  事实上,近年来,中央、省、市针对关爱老年人身心健康及发展养老服务,已相继出台诸多政策和意见。“但在具体操作执行中确实存在不少实际问题。根源就在于政府投入有限,社会资金进入又存在盲目性和盈利目的,与消费能力相对较弱的需求方难以适应。”云南省老年护理协会项目办主任张军说。

  “养老服务的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在家庭、社区、专业机构这三个层级相互联动而又各负其责的基础上。”张军表示,居家养老是最初层级,主要针对非孤寡、子女孝顺、身体基本健康、智力正常、生活能自理的老人。“他们所需的服务,主要来自家政,比如卫生保洁、饮食料理等,极少数时候需要简便的医疗上门服务。”

  社区养老是中间层级,主要针对体弱多病、生活自理存在一定困难的老人,也包括独居、孤寡老人。“他们的需求集中于日常的护理、康养和与外界交流。‘社区医疗机构+社交服务平台’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可采取类似于托管的方式,由社区医疗机构早接晚送,老人们白天在社区享受服务,晚上各自回家居住。

  专业机构养老是高端层级,对应的群体是身心出现重大病创、失能的老人。“专业养老机构必须做到医养结合,能够接受对应老年人群完全入住,并在机构中得到心理健康修复和生理医疗救治和恢复;甚至还需具备接洽民政、救助事务,完成临终关怀的能力。”

  在张军看来,当下很多社会养老机构,都想把服务规模做得大而全,一方面超越了投资运营的真实能力,另一方面却与市场需求相脱节。“三个层级的运营成本与利润诉求客观上存在由低向高的变化。很多社区居委会要引入养老服务之前,并没有精准分析需要哪个层级的服务,而养老服务机构也不能或是不愿定位自身能提供的服务层级,一张口就是漫天要价。”

  这就造成养老专项资金支付进一步吃紧,社会资金投入的风险加大。最重要的是,各项“惠老”政策措施长期停留在纸面上,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得不到根本解决。“也就是说,供给方、需求方和管理方,都要有分层级的意识。”他强调,层级清晰、术业专攻,应该是破解当前养老服务资金困境比较有效的手段,值得社区和养老机构思考并实践。

  都市时报 记者李元冰

责任编辑:钱霓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0007612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