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云南看点 >> 正文
【90后,咱们谈谈】“90后”记者眼里的“90后”排雷英雄杜富国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2日 14:51:00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2018年10月11日,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中士杜富国在云南省麻栗坡县某雷场扫雷时,发现一枚少部分露于地表的加重手榴弹弹体。他对同组作业的战士艾岩说:“你退后,让我来。”

  随即便杜富国独自上前,排除时手榴弹时突遇爆炸……他用身体挡弹片,保护住战友,自己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你退后,让我来”,无疑已成2018年最铿锵的网红语。“90后”士兵杜富国,目前已入围央视2018年“感动中国”候选人物,投票数高达400万余票。

  三十而立

  我是杜富国负伤两个月后,在开远他住的医院里见到他的。他的名字在当地已家喻户晓,成为“英雄”的代名词,尤其在年轻一代中拥有极大的感召力。而我,在做了一些功课之后,也被他深深打动。我很好奇,他的“英雄气”,究竟是怎么炼成的?

  杜富国出生于1991年,我和他是同一年生人,相差不过几月。从业3年来,我采访过许多人,其中不少都是“90后”,毫无疑问,杜富国是最勇敢的那个。

  可以不夸张地说,昨天“90后”还饱受质疑,今天因为有了杜富国,大家终于放心:站在“而立”门口的我们,立起来了。

  英雄注脚

  汽车抵达开远,我们第一时间没有见到杜富国。来到医院,病房外摆满了花篮。每个花篮里都有一张慰问卡片,其中一些格外引人注目,因为通篇都是错别字。就算文化程度有异,人们对于“英雄”却往往有着相同的注脚。

  到场的记者很多,大家都挤在一间病房里,蹲着、跪着,不约而同地保持秩序,绝不争抢提问,这又让人感到现场的人很少。

  杜富国笔直地挺起脊背,声音洪亮地回答问题。他一直是这样,当部队首长给他送去勋章,喊他的名字时,他响亮地回答“到!”这一声“到!”,让人一瞬间觉得他没有受伤,可回过神来又颇觉惭愧。设身处地地想,同为“90后”的我,在军营里长大的我,都不说排雷后失去双手和双眼了,就算只是普通生病在床,能否像眼前的同龄人一样坚强?

  在所有回答里,我对一个印象很深。杜富国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想当一个播音员,把我们队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

  很显然,这是一个与“死神”和解后的回答。知道截肢后,他没有沉湎于伤痛,连医生都感到惊讶。而想到这,我又赧颜汗下,或许在杜富国的世界里,就根本没有那道需要迈过的“槛”。

  铁甲威龙

  事实上,集中采访的时间只有10分钟。虽然记者们准备了很多问题,但看到杜富国妻子焦虑的神情后又揣了回去。

  我之前就在杜富国家里见到过他和妻子的照片,一对非常甜蜜幸福的小两口。无法回避的是,杜富国是一个家庭的光荣,而他的伤也是一个家庭的痛。他们刚刚结婚,作为妻子,她或许并不想要“英雄妻子”这个称号,她希望的只是丈夫安康。如今,她成了他的眼和手,未来的路,慢慢走。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多少难以启齿的是,在过往采访中,我也会用到所谓“技巧”,暗示拍摄对象达到某种想要的效果。

  但这次却很不一样,我在摄影机背后,悄然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杜富国开始做康复训练,一个接一个地下蹲,即便医生和战友不断叮嘱“慢点来”。

  我本来想形容杜富国“乐观”,但这个词实在是太轻了。这就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战友曾私下和我讲过一件事。受伤后杜富国聊天,说自己将来可能被装上钢铁的义肢和义眼,就像小时候看的《铁甲威龙》。

  “他说这样也挺好的。”

  吾国吾家

  从开远市离开后,我们来到马关县,这里是云南扫雷大队的临时驻地。

  我摸进了官兵住房,和他们聊开了。

  我这才发现,除了一名上士是1989年生的“80后”外,其余20多人都是“90后”。他们问我是哪年生的,我说1991年。

  我们之间,近了许多。

  我忽然觉得,“90后”也许不该是杜富国身上的一个标签,因为在扫雷大队里莫不如是。我的意思是,作为和平年代里与“死神”离得最近的一群人,他们的所作所为从来都和年龄无关。

  我问他们,看到战友受伤会不会后怕。

  其中一个高个子回答:“有什么怕的,我们就是想着赶快把这些‘铁坯子’都搞了,然后一起去看他呢。”

  这里的战士基本都结婚了。虽说“90后”都不小了,但军营里的已婚率如此之高却让我感到惊奇。

  他们和我说:“部队没有什么花花世界的期盼,我们只希望有一妻守一家,然后等一人。”

  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内心,其实也很脆弱……

  扫雷大队的营地展板上,记录着历次扫雷牺牲的、负伤的、致残的排雷英雄们的事迹,惊心动魄,又让人揪心。

  采访感言 

  我也是一个“90后”,父母都是职业军人,从小在军营里长大,能够参加这样的典型报道,非常有共鸣。

  我还是很感性的,特别是对同龄人。我们这一代“90后”备受期待,也遭过嘲讽。我们自己也往往我行人素,狂放不羁爱自由。而当有一天身边一位“90后”已经成为英雄,作为“90后”记者的我仿佛大梦初醒:我们得打起精神了,一定要挺起脊梁。

  写下战书,90后扫雷兵奔赴了雷场。云南边境扫完,他们赶往广西。有他们戍边,后方的我们,才有更多的可能。

  在我的战场,也该有我的立场。“你退后,让我来!” 

  云南网记者 贺凯

  相关链接:

  2019年,我们想和“90后”谈谈 

责任编辑:杨倩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