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大山里的百年野映山红 谁在盗挖?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9日 14:28:41  来源: 钱江晚报
分享至:
   原标题:萧山戴村镇的云石群山前年起冒出了大片大片的映山红,然而好景不长 大山里的百年野映山红,谁在盗挖 记者发现,价格从数百到上万,生长缓慢的野映山红受市场热捧

映山红已被盗走,只留下了一个坑。 陈伟利 摄

游步道两侧去年都是映山红,今年全不见了。 陈伟利 摄

  四月的山野,“颜值担当”的非映山红莫属。

  在杭州萧山戴村镇云石群山,眼下千亩映山红在山的深处、云的深处,一团团、一簇簇地绽放。

  丁金良是戴村云石山下三头村的村书记,几十年没有离开过这一方山水。他的印象中,如今这漫山遍野的野映山红是大山的恩赐。“前年开始,山上的映山红成片成片地冒出来,可能跟这几年村民不上山砍柴有关。”

  云石群山的千亩映山红还成了“网红”打卡地。许多人会沿着国家登山健身步道,一路向上到骆家舍老鹰石。春风拂面,偶然抬头,青山绿树间映山红或含苞欲放或花开正艳……

  但最近,村民们都发现今年映山红少了,往年绽放的高高大大的映山红有不少找不到了。

  有人偷挖映山红!村民惊醒。

  游步道上的映山红少了,挖后留下的一个个坑多了

  4月23日,钱江晚报记者跟着丁金良和骆家舍村主任李兴一起上山寻映山红。骆家舍村后的雪湾大山很高。我们大约爬了半个小时,到了海拔500米以上的山腰上,映山红就逐渐进入我们的视线。

  离山顶老鹰石200米的山脊线,曾是一条花团锦簇的映山红道。“本来游步道两边都是映山红,走在步道上,映山红便能擦身而过。现在步道两边的映山红不见了,尤其大株的少了很多。”李兴说。

  丁金良扒开游步道边的一个洞说:“喏,这里就是被挖走映山红后剩下的洞。”

  记者探过去一看,有一个不小的洞被落叶泥土覆盖,边上还有一株残留下的小枝映山红开着红花。

  又走了几十米,李兴找到了两根枯枝。一看就是映山红枝,两根枯枝都有1.5米长。“分枝都长这么高,可想而知主干有多高多粗了。”丁金良很惋惜,“映山红一年四季都可以挖,他们挖的时候是不要枝干的,只挖树根和树桩。”

  离老鹰石不远处,钱报记者又发现了一个坑,又一株映山红被挖走了。

  离老鹰石不远处,钱报记者又发现了一个坑,又一株映山红被挖走了。“离步道近的地方,被挖走的最多。”

  被偷挖的多是树龄超过50年的,有些甚至快百年了

  顾文法是戴村顾家溪村的村主任,他经常往山上跑,对山上的一草一木了然于胸。

  前阵子上山一趟后他伤心地发了一条朋友圈:“图中的映山红已被无情地盗走了。”

  他发的照片摄于2014年4月20日,地点是离老鹰石200米的步道。“这株映山红非常高大,树高2.5米多,树径跟拳头一样粗。花开得很茂盛,盆型丰满。但今年已经不见了。”

  丁金良也翻出一张今年和去年的映山红对比照给记者看。拍照地点都是金竹坪,前一张摄于2018年4月18日,后一张摄于今年4月20日。前一张缀满映山红,今年的照片中映山红全不见了。“这个地方离山脚下近,偷挖方便,被偷得特别多。”

  顾文法说,尽管从来没统计过映山红的具体数目,但这两年盗挖情况日益严重,他们心底里很是惋惜和紧张:“大山的恩赐,正在慢慢失去。我们保守估算,这两年起码被偷走几十株以上,被偷挖的都是粗大型的,树龄都超过50年。”

  丁金良也说:“映山红不见了,儿时的记忆没了,长这么高,很多起码好几十年了,有的可能都快100年了,但就这么没了,不可再有了。”

  顾文法去年亲眼见过挖映山红的人,用砍毛竹的工具挖树根,树根很大,用扁担挑走。山下有车,挖了放车里运走。“我们发现后让他回山上种回去。”

  野映山红生长缓慢,树干直径长到8厘米需要50年以上

  为什么有人去挖野生映山红,尤其是大棵的?

  方永根,是全国绿化奖章和金牛奖获得者,也是国内著名的杜鹃花育种栽培专家,在被业内称为“杜鹃王”。

  “曾经野生映山红是很常见的植物,它小苗时需要遮阴,所以我们经常能在一些大树下发现映山红。随着映山红长大,如果其生长空间被高大树木覆盖,它就会衰退;如果长大后能独占空间,那它活几百年都没事。”

  方永根告诉记者,映山红生长缓慢,一般树干长到5厘米粗,需要二三十年;长到8厘米粗,起码要五十年以上。“现在大的野生映山红很少见了,很多当年砍柴被砍掉了。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有大的映山红,我曾在广西见过很大一株映山红,它冠幅有五六米。”

  方永根说,人工培育的不可能一下子长这么大,需要的时间成本太大,培育的映山红,树干一般长到1米多高已经算很大了。

  这些映山红挖去做什么?村民们摇摇头表示说不好:“可能是个人喜欢,也可能是另有用处。说不定拿去卖呢,谁知道呢?”

  价格从数百到上万,野映山红近几年越来越俏

  不过,浙江花木城可能会告诉你这个答案。在花木城一家园艺商店的门口,记者一眼就看到了一盆粗壮的映山红。

  “老板,这是野生映山红吗?”

  “是的。”

  “这一盆多少钱?”

  “6800元。”

  “这映山红有几年了?”

  “在这个盆子里已经种了6年了,是几十年的老桩了。”

  老板说,这映山红老桩是从山上挖来的,具体哪里他也不清楚,他看着不错就买下了。他的店里只有这么一盆。

  整个市场看起来卖野生映山红的并不多。

  得知记者打听映山红,有人推荐了一位吴姓苗木老板。

  “市场里野生映山红有卖的,但不多。我已经做了四五年,野生映山红大多是福建过来的。”吴老板说,他们不收从山上刚挖的映山红,只收从山上挖了在家里种两三年后确认成活的。因为有些野生映山红并不一定适合家养,成活率有待观察。

  据这位吴老板介绍,买家中房产公司和个人都有,种小区、阳台都可以。

  他说,野映山红近几年越来越热,他买来后种在苗圃里,都被人偷走过好几株。

  映山红的价格依据不同树形而定。比如高2-3米的,树干粗、形状好的,价格过万;小的,树干粗3-6厘米的,树形好的值几千,树形不好的几百。依据年份、树形等要素,分为中档、好、精品等档次。

  在一个园艺场门口,一位自称姓孙的男子听说记者要买映山红,主动提起:“我有,你要多少?”

  他说他有朋友专门做这个的。“直接山上挖的会便宜一点,映山红是一丛丛按棵数来的,丛数越大越贵,200多、300多、600多元的都有,挖下来自己种。如果你要移栽好的,价格至少要翻一番,因为移栽成活率不是太好。”

  孙姓男子说,现在野生映山红不多了,他的朋友都是去淳安、临安与安徽交界的山上挖来的,低一点、近一点的山上几乎没有了。

  “如果你要很多,最好下半年种,我把你带到朋友那里去,那边有人在挖的。你要杆子5厘米粗的、8厘米粗的都有,规格不同、价格不同。他们也就是赚点挖挖的钱,工夫钱。”

  映山红守护队每天守在山口,考虑未来给大株映山红装芯片

  不能让这片美景就这么被破坏了。“云石群山映山红守护队”就这么自发成立。这个队里的十几名队员全都是热心村民。

  “野映山红长到那么大真心不容易。这不仅是我们小时候的念想,更是自然生态资源,不能就这么随意被盗挖被破坏。要不然,等到我们的下一辈,也许就见不到这漫山遍野的映山红了。”村民们说。

  从去年开始,顾文法、丁金良、李兴等几位村干部有了守护映山红的想法。今年他们付诸实际,几个人建起了“云石群山映山红保护群”。戴村镇政府得知后也非常重视此事,全力支持。

  4月19日,“拯救映山红,我们在行动”义务保护工作正式开始,村干部、热心村民、派出所民警等全部到位,上山!这些天,守护队在每个山口安排工作人员,防止盗挖者随意进出。

  但是山太大了,要保护的范围也很大,光靠目前这支守护队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截至目前,每天都有队员上山,但被盗挖的现象也还是在发生。

  戴村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除了巡山和写巡山日记,他们也在想更多的办法。

  丁金良说,会先给山上大的野映山红做个大致范围的数据统计,然后设想给每一株高大的映山红装芯片做编号。这样一方面可以起到震慑作用,另一方面,就算被盗后,也可以依靠科技手段给予定位追踪。

  顾文法说,我们要清理映山红四周的杂草,让来年的映山红更旺更美。

  记者从萧山区农业农村局了解到,杜鹃不在名贵树木保护名录里,属于一般植物,只是如果破坏比较严重,会按照破坏林木罪论处。

  新闻+

  映山红守护队的巡山日记

  时间:4月21日

  人员:戴村应急救援队10人,志愿者3人,骆家舍村护林员3人。

  巡山路线:骆家舍小黄岭-老鹰石,金竹坪-雪湾岗

  内容:为有效保护骆家舍映山红,映山红行动志愿者集合上山进行巡山,途中,志愿者们对映山红周边的树枝杂草进行清理,以便让映山红茁壮成长。沿途还清理掉游客、驴友落下的矿泉水、饮料空瓶等白色垃圾。

  时间:4月22日

  人员:戴村应急救援队曹浩明等2人,骆家舍村护林员3人。

  巡山路线:骆家舍小黄岭—老鹰石,金竹坪---雪湾岗

  内容:映山红行动志愿者曹浩明等人在上山进行巡山时发现2株被盗挖过的映山红,及时对这2株及周边的映山红采取保护措施。

  时间:4月27日

  人员:戴村应急救援队5人,骆家舍村护林员1人,志愿者2人,镇政府林管专干1人。

  巡山路线:骆家舍小黄岭-老鹰石,金竹坪-雪湾岗

  内容:今天,戴村镇政府已安排人员对映山红进行杂草(柴)清理保护。清理后的映山红确实不一样,希望明年开得更旺。今天来观赏映山红的游客很多,途中看到游客带垃圾下山,也有游客乱丢垃圾。顾文法还发现了新的映山红花种。 (记者 陈伟利)

责任编辑:党一郡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