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看点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云南看点 >> 正文
【记者再走长征路】围攻狮子营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8日 18:18:43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7月26日下午,“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采访团瞻仰了扎西红军烈士陵园、扎西会议纪念馆、扎西会议会址。扎西红军烈士陵园绿荫蔽日,曲径通幽,不远处便是狮子营战斗遗址。战火的硝烟早已远去,但是传说还在,那穿越时空的枪响声似乎还萦绕在耳畔……威信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余嘉策向我们讲述了84年前,发生在狮子营的那场激烈战斗。

前往狮子营的路

  狮子营位于扎西街城北的峨通山下,由峨通山老虎坡发源的一条山埂由北向南而下,经过塆头坳口逐步升高,到达扎西老街横街上的背后形成一个岩子,象一头俯卧昂头的狮子,故称狮子岩,岩高40米,长120米,是扎西城北的制高点。站在狮子营可鸟瞰扎西全城,扎西美景尽收眼底。

  1935年2月7日,中央红军一军团一师途经双河场、五显坝,将驻守马牛光沟和庙白坳等地的威信保卫队、常备队击溃,直捣县城扎西,并迅速将狮子营包围。

众多的老物件

  狮子营位于威信县城北面,是俯瞰全城的险要据点,南面紧靠县城,是数丈高的悬岩,其他三面为陡坡,顶面是一块约3000平方米的平地,周围筑有一丈多高的围墙,四角有碉楼,靠后的西北面建有一座坚固的炮台。县长杨冠群闻讯红军将至扎西,即率领县衙人员、警卫队、常备中队、地方绅粮200多人躲进狮子营,据险固守。红一军团一师围攻狮子营四五个小时伤亡战士十余人,后因奉命西出扎西,向镇雄雨河方向抵进。当日,红三军团四师挺进扎西,接替一师围攻部队包围狮子营。

红军用过的众多老物件

  2月8日,红五师一部到达扎西后也参加围攻狮子营。由于狮子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加之红军重武器弹药缺乏,围攻部队先采取军事围攻和政治宣传相结合以政治宣传为主的方法,意欲从心理上瓦解守军。他们选择两个地点进行宣传:一是武庙拐角处,二是新房子。两地距狮子营都不过300公尺。白天红军只用步枪零星射击,意在威骇而已。有干部和战士站在高板凳上不停地喊话宣传。由于语言不通,狮子营里的人不太听得清楚红军的宣传,只是不时辨得清“不杀”、“不杀”字音。营内的县长杨冠群、县党部主任委员耿宪文带头不听劝告,顽固抵抗,拒绝投降,还肆无忌惮开枪打死正在喊话宣传的红军营教导员。围攻部队忍无可忍,遂在后山架炮轰击。守军仍不投降,红军用棉絮、干竹浇上煤油点燃进行火攻,没想营内守军早有准备,用竹制水枪将火打灭。红军白天数度攻击未果,夜间又进行偷袭,亦未能成功。红军决定从后山营脚掘地道,炸掉守军炮台。炮台为三层楼,地下一层、地面两层。炮台下有墟沟,红军工兵乘夜潜入墟沟内凿地洞,直通碉底,然后用一个木架装了黑色火药引火爆炸。由于碉楼修筑得比较牢固,地上虽炸了一个大坑也未能将碉楼炸垮,但碉楼的背面被炸开一条宽约二寸、长二丈多的裂缝,使营内的守军开始惶惶不安。

红军用过的手摇发电机

  9日正午,军委纵队第一梯队由大河滩开至,军委炮兵团随即也参加围攻。攻击部队的一部以新房子附近一带的坎子为遮蔽体加强火力射击,掩护一个班兵力从正面营门猛攻。因狮子营是两道营门,分头道门和二道门(又叫头道闸子和后道闸子)。二道门是用坚硬的青杠木做的,厚五寸,外包铁皮,又用铁钉子钉上,比较坚固。红军攻击班攻破头道营门,守营团丁便退到二道营门,并抬出先前准备好的“牛咡炮”不停打炮。炮团团长王治涛见敌人如此猖狂,下令在观音岩脚下架炮攻击。炮兵连发三发迫击炮弹,有两发未爆炸,只有一发落在营内的房顶上爆炸,炸断房梁。同时红军投掷出一些手榴弹,尽管因距离较远,但仍有几枚落在营内。营内人员顿时惊恐万状,有人大叫“开花炮”来了!顿时炮弹爆炸声和人员喊叫声混成一片,哭声四起,人群东躲西藏。有的人索性趴卧在地铺上,用被子蒙头盖面;有的人蹲在装猪草的砂缸里,浑身瑟瑟发抖;一些人围着杨冠群啼哭不休,要他救命。杨冠群把手杖扔了,自己也一样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

红军攻打狮子营使用的武器弹药

  2月10日,被逼得焦头烂额的杨冠群使用缓兵之计,由秘书王楷执笔写了一张纸条,内包石头扔出。内容大意是:请不要打了,开门投降!把老幼先吊下去。红军信以为真,果真停止了攻击。狮子营内由范厚成从后营二丈多高的一个窗口,用一匹蓝布拴着腰杆将老人和小孩一个一个地坠吊下来。财主王森鼎等人并非老幼之列,但为了逃命也趁人多时相继吊下来。他们走到武庙时,几个红军上前盘问,他们谎称:“我们是被县长强拉背东西进去的。”红军问道:“里面死人没有?”王森鼎回答:“死得多得很呢!”红军听后沉默片刻,对吊出来的群众说:“乡亲们,你们受苦了,快回家吧。”

  从狮子营吊出一部分人以后,天色已渐渐暗下来,忽然又下起大雪,营内储备的物资开始紧缺,人们更加慌乱。杨冠群等躲在一角秘密商量了半天。待到三更时分,杨冠群带领众人悄悄打开头道门的壕沟门,秘密潜出逃窜。但被红军警戒战士发现,开枪射击,后面突围的人员立即退缩回碉内,杨冠群等少数几人依然脱逃。

历史照片

  鉴于怕给无辜百姓造成更大的伤亡,此后几天,红军只是围而不攻,但喊话宣传仍不间断。直至2月13日红军主力部队撤离扎西回师东进,围攻扎西狮子营的红军才完全撤围而去。

马克沁机枪

  云报全媒体记者 谢毅 谭雅竹 申时勋 夏方海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孙寅翔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