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看点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云南看点 >> 正文
35年漫漫寻亲路 云南盐津公安“团圆”行动助梦圆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0日 15:25:15  来源: 云南网

 

 

  “爸……爸,妈……妈……”9月16日,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亲生父母后,41岁的袁辉权当即噗通一声跪下,眼泪直流……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袁辉权和他的家人苦苦寻觅和等待了近35年。

袁辉权与父母团聚

  6岁男童被拐卖漂泊千里地,再见面等了35年

  9月16日,家住昭通市盐津县城的袁辉秀,天还未亮就起床,跑到花店取走鲜花后,约上女儿、弟弟和妹妹便匆匆往昭通火车站赶。不时,她用手机看看时间,害怕错过列车。

  上午11时,袁辉秀捧着一束鲜花,来到昭通火车站出站口,心急如焚地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等会儿,我见到弟弟时,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迎接他呢!”袁辉秀说,她前来迎接的人,正是她苦苦等待了长达近35年的亲弟弟——袁辉权。

  上午11时30分,从河北邯郸市开过来的一列火车进站停靠;11时46分,袁辉权刚走出站台,袁辉秀立即小跑过去,向弟弟送上一束鲜花,随即与弟弟相拥而泣:“弟弟,我们想你呀,想了你30多年啊!”

  稍后,袁辉秀松开双手,一把拉起袁辉权的左手,心疼地说:“弟弟,让我看看,你左手的虎口那里有个伤疤,是以前你在老家用菜刀宰猪草时砍伤的。”看到辉袁权左手上的刀疤,袁辉秀再次确认了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

  袁辉权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点头说,“哎呦,我左手上真的有个疤痕。你不说,我真记不得这个伤疤是怎么留下的。”

袁辉权与家人团聚

  初见面兄弟姐妹四人哭成泪人。目睹此情此景,一同前来迎接袁辉权回家认亲的昭通市公安局民警和盐津县公安局民警也是热泪盈眶,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感叹:“哟,这家四兄弟姐妹长得真是太像了!”

  “走吧,快点回家吧,爸妈都在等着你的。”姐弟兄妹4人和袁辉秀女儿一道匆忙乘车赶往位于盐津县普洱镇灯草村的老家。一路上,这次时隔35年的见面,一家人心情都十分激动。袁辉秀思绪万千,仿佛一切都还在梦里。再次回忆起与弟弟失散那天,仍然止不住流泪。

  因父母离异,从小袁辉秀和袁辉权由父亲袁启和抚养。母亲改嫁后,便把最小的两个弟、妹带到四川。

  1986年11月的一天,袁启和出门打笋子,便将两个孩子托付给邻居张某帮忙照看。哪知,起了歹心的张某对袁辉秀说,他要带她弟弟袁辉权去山上找父亲,让她在家里等家人回来。

  “二娃(袁辉权)呢?”袁启和回来发现孩子不见时问道。

  “他不是和张表叔上山去找你了吗?”袁辉秀回答。这时,袁启和才明白,孩子有可能被拐走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袁启和一家人措手不及,他们发疯似的四处寻找,依旧没有孩子的踪迹。

  “二娃,二娃。”面对父亲的责骂和弟弟的“消失”,袁辉秀一直沿着山路喊着弟弟的名字寻找,却没有任何回应。

  张某和袁辉权像空气一样在人间蒸发,这成了袁辉秀的一个心结。如今44岁的袁辉秀,每每想起35年前姐弟分离的场景,仍然很心痛。期间,每次外出的她和家人逢人就问二娃的情况,仍是杳无音讯。

  多年后,最终了解到,邻居张某已病死他乡,就这样袁辉秀和家人在失望的阴霾之下度过了35年。

  为了寻找儿子袁辉权,袁启和曾根据相关线索,只身来到河北各地,一边打工,一边寻亲,持续待了10多年,仍然没有找到儿子。为了节约开支,他睡过天桥,捡过垃圾,而寻找儿子的希望却一次次破灭。内心的迷茫和无助与日俱增,老实巴交的袁启和没有及时报警。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袁启和在河北挖煤时,腿不小心被砸断了。这给本来就贫穷的家庭再次带来了“霜灾”。

  “我只记得自己有个哥哥。”袁辉权的二弟袁辉程说,虽然自己从小被母亲带到四川,但他仍然记得和哥哥小时候爬山玩耍和下河捞鱼时的情景。加上年迈的母亲经常念叨,为了实现母亲的愿望,他还多次去河北寻找,最终都如大海捞针无果。

  期间,一家人还去公安机关采血和提供寻找情况。他和大姐小妹找遍了河北,一切的努力都未能如愿。

袁辉权与家人团聚

  万水千山阻不断血脉亲情,这个中秋花好圆月

  “妈,我们到外公家了!”随着女儿的轻声呼唤,把袁辉秀从记忆中拉回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袁辉权和家人来到阔别35年的“家”。刚下车,路边等候的左邻右舍就送来了鲜花、大红花,并点燃鞭炮和烟花庆祝。听闻喜讯的亲朋好友也赶来道喜,一条条欢迎横幅,一阵阵鞭炮声,一句句问候声,这个小山村沸腾了,像欢庆春节一样。

  在村口焦急等待的袁启和、赵永芬夫妇俩终于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在亲友们的簇拥下,袁辉权直奔到满头白发的袁启和、赵永芬夫妇面前,噗通跪了下来,颤抖着身体叫了一声“爸爸、妈妈”,流下了热泪。“我的儿……”近七旬的赵永芬哭着喊了一声。积压已久的情感瞬间迸发,一家人紧紧相拥喜极而泣。周围亲朋好友的眼睛,顿时像风吹进了沙子般泪流满面,大家用袖口抹着眼睛。

  一声“爸爸”“妈妈”“儿子”,让他们一家苦苦等了35年,而赵永芬一直紧紧地挽着儿子的手,生怕他再一次“丢失”。

  袁辉权向父母跪谢生育之恩后,逐一与姐姐袁辉秀、弟弟袁辉程、妹妹袁辉琼握手拥抱,向长辈们鞠躬,向帮助他找到亲生父母的警察连声感谢。

  “袁辉权今天终于回家了,让我们一起祝福他,欢迎他回家。从今年公安部开展‘团圆行动’以来,我们盐津县公安局已经找到的6名被拐儿童,袁辉权是迄今为止盐津县失踪年限最长的。”帮助袁辉权成功找到生身父母的盐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吴铠受邀上台,介绍了帮助袁辉权与家人团聚的详细过程。

  “我准备在盐津县老家待个10来天,好好地跟家人拉一下家常,增加彼此的了解和感情。等明年春节,我会把我媳妇和两个儿子(16岁和13岁)带过来,让他们来认一下他们的爷爷奶奶。”袁辉权向记者表示,如今,他在河北邢台市那边开货车跑货运,生意很不错。今后一定会把自己一家人的日子过好,尽最大努力地向生身父母、养父(养母已过世多年)尽孝,感谢他们的生育之恩、养育之恩。

  “我当时才6岁,是被一个成年男子带走的,对老家有点印象,我只知道自己姓‘袁’。”袁辉权操着一口北方话说道。他说,记忆中老家在一座很高的半山处,门前有条河,但记忆很模糊。最终,袁辉权被带到河北省邢台沙河市桥东办事处,被当地一对有3个女儿的夫妇领养。来到新家后,养父养母对他疼爱有加,他也和养父家的3个女儿相处融洽,成为他多年来“要不要寻找亲生父母”的一道“梗”。后来,他希望找到亲生父母的愿望在不断“上升”,寻“根”的想法越发强烈。在今年初得知公安机关在全国开展“团圆行动”时,他再次燃起了“寻根”的想法。

  2018年4月24日,袁启和、赵永芬夫妇到盐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采集了DNA血样,关于儿子袁辉权的涉拐信息迅速进行全国联网入库。

  2021年4月30日,河北邢台市男子邓建峰到当地公安机关求助称,他怀疑自己被拐卖,要求采血做DNA比对,迈出了寻亲最为关键和重要的一步。

  2021年7月14日,经过沙河市公安局和盐津县公安局的DNA数据比对,发现邓建峰的DNA数据和袁启和、赵永芬夫妻的DNA数据高度匹配。

  2021年7月22日,公安部确认了这一比对结果,袁辉权如愿找到亲生父母。

  2021年7月23日,盐津县公安局民警吴铠与邓建峰(袁辉权)取得联系,邓建峰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及喜悦,明确要到盐津进行认亲活动,得到了养父家3个女儿的热情支持。

  2021年9月16日,阔别故乡35年的邓建峰从河北邢台乘火车、搭汽车,行程2000余公里到达云南昭通盐津县普洱镇灯草村老家,最终与失散多年的亲人团聚。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骨肉分离;而人生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失而复得。人间至亲是家人,世间至暖为团圆。35年的不懈寻找,35年的深深期盼,在公安机关的助力下,分散35年的亲人终于团圆。这个即将到来的中秋节对袁辉权和他的亲人们来说特别不一样,他们团圆的梦终于得以实现,一家人终于要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团圆节”了……

  云南网记者 谢毅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王胤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