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热点 >> 正文
广西小米蕉借电商发展为大产业 日销30万斤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6日 22:37:09  来源: 云南网

  早晨6点多,天刚刚放亮,广西壮族自治区金陵镇的东盟农贸城里已经停满了红色的三轮电动车,附近的村民们,正排队将刚刚割下来的青色小米蕉,送往分拣、包装的集散处。在长超过100米、宽近40米的农贸城主道上,叠满了整整齐齐的快递箱,三辆9.6米的货车停靠在农贸城大门外,等待着将小米蕉送往全国各地。

  作为南宁周边的农产品集散中心之一,东盟农贸城曾长期为南宁市区供应农产品。但在过去的2年时间里,这里多了另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小米蕉的全国集散地。

  沿着东盟农贸城一路向西,从金陵镇、双定镇到那龙镇,近几年来村民们几乎将所有适合的耕地换成了小米蕉,漫山遍野,郁郁苍苍。但极速扩张的种植面积,丝毫没有影响小米蕉的市场价格:从2018年的4、5毛钱一斤,到2021年稳定在1块5左右,小米蕉的身价在短时间内翻了3倍。今年初最冷的时候,它的收购价甚至一度攀升至一斤2块5。

  在电商的带动下,这个广西独有的香蕉品种,成了“小水果大产业”的典型之一,一条覆盖金陵、双定两镇数万人的产业链也迅速铺开。在金陵、双定镇之间唯一的一条水泥路周边,坐落着十几个包装仓库,每天有200多附近村民从事封装、打包工作,工人一天能挣300元左右;为了满足电商需求,两个镇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新建了3家包装箱和胶带生产工厂,且一直处于满转状态;在主产区双定镇有20位在拼多多经营的商家,他们每天的发货量超过30万斤。

 

金陵镇武陵村水泥路口的包装仓库,已经成为村里的经济中心。安舜 摄

  甚至,2020年下半年,这个新产业还吸引了大量来自东北、湖北、云南的主播们,他们在一望无际的蕉田里做直播,变着花样给更多北方消费者科普这个“个小肥胖”的新奇果品。

  不是所有村民都懂得如何经营网店或是做一场直播,但几乎所有村民都从这股浪潮中挣到了钱——最直观的景象,就是在蕉田的两边,不少三四层楼的新住宅正纷纷拔地而起。

  皮薄清甜的小米蕉火出圈

  小米蕉是广西特有的香蕉品种,口感特殊,既酸且甜,外形短小粗壮。主产区之一的武陵村距离南宁大致50公里,是一座典型的农业村,几乎没有工业基础设施,标志性建筑是一座包装仓库,仓库的背后就是几株7、8米高的小米蕉树。一位上年纪的村民表示,自己小的时候,这几棵小米蕉树就在,直到今天还在产蕉。

  2018年以前,“除了南宁附近的菜摊、超市,其他地方都不会卖小米蕉,连传统流通的渠道都进不去。传统批发是以货车为单位的,但是很多客商的需求量都达不到一整车,所以发不到北京上海这些地方,很多北方人都没有见过这种皮薄清甜的香蕉。”金陵镇商家龙杰说。

  而现在却不同了,小米蕉借着新电商平台的下沉之力,开始走向全国,“火出了圈”。

  武陵村的清晨是从小米蕉包装仓库的喧腾开始的。每天早上6点,村民们走进仓库,分拣打包,到中午时,小米蕉的快递件已经堆得和旁边的蕉树一样高了。

  一个村的生活图景和主要经济来源,都围绕着这个仓库展开。村里大多数农户,都有20亩至40亩左右的小米蕉田,随着小米蕉身价的攀升以及打包等工种的需求,不少村民的年收入超过了十几万,是电商入村以前的三四倍。

  村民们都很清楚,自家的香蕉在拼多多上广受欢迎,“卖到了全国各地”。同时,他们也对其他地方“蹭名牌”的行为感到愤慨。2020年以来,因为在网上大火,不少商家会将“粉蕉(西贡蕉)”“苹果蕉”等类似的矮脚品种,标注为“小米蕉”进行售卖。刚开始消费的普通消费者对此辨识度不高,但已经有几十年的种蕉经验的武陵村民们却不认同:南宁是全国香蕉的主产区,围绕这片土地,他们种植过各种香蕉,而只有“小米蕉”是这片水土养育的最好香蕉品种,“因为黄叶病,现在其他香蕉都不好种,只有土生土长的小米蕉不受影响,皮薄清甜,果肉紧实。”武陵村民李如创说。

在南宁市西乡塘区的金陵镇、双定镇、那龙镇,村民们几乎把所有可用耕地都种上了小米蕉。安舜 摄

  变化源自一家网上店铺。2018年,家住金陵镇的龙杰,是镇上的小米蕉种植大户,他的父亲承包了100亩的种植园。为了解决卖难问题,他听从了在网上销售海南菠萝蜜朋友的建议,在拼多多上开设了一家店铺,尝试网上销售小米蕉。

  从最开始的几十单,到一百单、一千单,最多的时候,龙杰一天卖出了8000单、超过6万斤的小米蕉,几乎承包了当时金陵、双定两个镇一天的所有产量。“后来为了找蕉,周围所有的地方我都跑遍了,在每个村都请了人来帮忙进行收购和打包。”龙杰说。

  当一个全新的市场出现时,市场经济无形的手让所有的资源都自然而然地运转和优化起来。龙杰的示范作用和日益上涨的收购价,激励了所有的村民。2019到2020年期间,以武陵村为中心,延伸到附近的双定镇、金陵镇、那龙镇,村民们把能利用的土地,都更换成了小米蕉。这期间,镇上也陆续出现了20多家拼多多店铺,不少村民过上了早上砍蕉白天打包的“双工种”生活,运输包装盒与快递的大货车,每天都从唯一的水泥路上驶过……“东盟农贸城的保安大哥,都会在农民们离开后,扛着自家的小米蕉来到收购点。”龙杰说。

自从小米蕉大火后,不少村民都过上了早上砍蕉白天打包的“双工种”生活,一天满工时的收入接近300元。安舜 摄

  尽管镇子之间偶有点竞争和摩擦,但在来自于天南地北的批量订单支撑下,几乎每个人都受益其中。

  2020年,武陵村民李如创夫妇俩,围绕着家里的30亩小米蕉,砍蕉整田、封装打包,一亩地一年能产4000斤,家庭年收入可达20万元。而龙杰的父亲,也将种植园内全部种上了小米蕉,老人家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和工人们一起砍蕉,“越砍越年轻”。

  在庞大线上需求量的带动下,线下的跨区域通路也被首次激活。几天前,龙杰刚刚发货一车到北京,装了整整5万斤的小米蕉。随着小米蕉被一二线城市接受,大量网红也开始驻扎金陵镇和双定镇,通过直播的方式向更多消费者介绍小米蕉。“相较以前,整个镇都更有活力,感觉大家都勤快了起来。”一位双定镇的商家说。

  “中国市场实在太大了”

  实际上,早在2014年,双定镇就有人尝试把小米蕉放在网上卖,但订单断断续续,始终没有什么大起色,难以“入网”是当时小米蕉受困的主要原因。而通过电商销售农产品,最核心的是流量问题——商家需要通过直通车、坑位费等方式,来购入流量,商品才会被消费者看到。而客单价低、利润率低的农产品和农户,无疑是承担不起这样的费用的。

  另一方面,在传统“人找货”的搜索场景之下,很少有人会主动搜索“小米蕉”这个词,尤其是网购的年轻人群体,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果品。受制于传统电商的流量分配模式,互联网更多是将产品卖到了农村,而不是帮助村民们把农产品卖出去。

  创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建立了一个反向通道。这个起家于农产品的平台,在创立初期只卖农产品,并且逐渐摸索出了农产品批量上行的模式和算法。他们以商品流的方式,帮助包括小米蕉在内的中国各地特色农产品,精准匹配到喜欢它们的消费者,从而在云端建立起一个超级大市场,并且借此绕开传统农产品流通的限制,将农产品流通的基本单位由货车变成了包裹,通过产地—快递的方式,直接送到消费者手里。

  2020年,拼多多一共实现了2700多亿的农产品成交额,其中类似小米蕉这样的特色农产品,超过了1500款。依托农产品带来的高消费黏性,拼多多也一举成为全球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和数千个类似双定、金陵的村镇,形成了稳定的利益共同体。

  在市场的推动下,这个共同体仍在持续的进化当中。武陵村打包的村民们,学会了根据不同的收货地址,来分配不同熟度的小米蕉;龙杰和其他商家们,逐渐掌握了一套完整的“小米蕉”知识普及,以解答北方消费者们的好奇“为什么香蕉会这么小?”

在市场价格的推动下,武陵村不少村民的年收入达到了十几万元。安舜 摄

  因为其消费和供给市场发展过于迅速,小米蕉还没有种植和管理标准,甚至其整体种植面积也只有一个模糊的数字,但一个小水果在带动三农、促进乡村振兴的历史作用已经逐步显现。作为产业链中的关键人之一,龙杰对于小米蕉发展成为更大的产业充满信心,“因为中国市场实在太大了。”他说。

  云南网记者 彭锡

责任编辑:郭建丽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